ed6_28.jpg

 

 

 

Chapter.07 學園祭前夜

 

或許只有一個人時,才感覺到孤單,

以及有人陪伴的溫暖。

 

艾絲蒂爾走在夜晚的教學大樓裡,因為游擊士委託的需要,所以就算晚上到校舍走動也不會受到任何的管制,雖然曾有教職員反對,但科琳茲校長十分信任艾絲蒂爾與約書亞,因此要求所有教職員都應該配合游擊士調查。

只有艾絲蒂爾自己的腳步聲回盪在幽暗靜謐的長廊,唯一的光源是艾絲蒂爾自己攜帶的手電筒,微弱的燈光亮熀熀地指引著艾絲蒂爾方向,緊抿著雙唇,無視正在顫抖的雙腳,艾絲蒂爾膽顫心驚地緩緩向前走,她並沒有忘記自己最害怕的事物──鬼怪。

不只一次對著自己打氣,艾絲蒂爾驟然想起母親去世之後,時常坐在廚房前的餐桌等待著父親歸來,但有時候都夜半三更,小孩子的她已經被睡意侵襲,就會趴在餐桌上沉沉睡去,閉上雙眼之後迎接的黑暗,她總是以為撫過她臉頰的不是清風而是鬼怪的手,害怕一睜開眼就會看到可怕的事物出現在眼前。

直到父親回到家中呼喚艾絲蒂爾該上床睡覺的呼喚到達耳畔,小艾絲蒂爾才敢把雙目睜開,然後興高采烈撲到父親懷中。

 

那一年,約書亞加入這個家。

夜晚的艾絲蒂爾不必再守著門等待晚歸的父親,知道艾絲蒂爾害怕黑暗以及鬼怪,總會貼心的亮著自己房間的電燈,意味著「我還沒睡呢,所以妳可以安心就寢了。」直到確定艾絲蒂爾已經睡著,約書亞才會熄燈。

但他也有大意的時候,那天父親到盧安出差,晚上並不會回家,約書亞在艾絲蒂爾睡著之前就先睡了。他不知道那天夜晚,艾絲蒂爾站在約書亞房門外,厚實的手掌不斷敲打著約書亞的房門,顫抖的音調透露著不安。

『約書亞,你睡了嗎?』

泫然欲泣的呼喚聲傳達至約書亞夢中,他從夢中猛然醒來,發現艾絲蒂爾正無助地站在房間外啜泣著。

『艾絲蒂爾?!』他束手無策地望著哭泣的女孩,他也開始茫然,為什麼以前當漆黑之牙的那段日子,小女孩的求救聲怎麼淒厲也無法阻止約書亞感靜殺絕的行徑,但艾絲蒂爾的眼淚卻會讓他慌張。

最後,他帶著一本自己閱讀到一半的書籍,坐在艾絲蒂爾床前,他答應艾絲蒂爾在艾絲蒂爾睡著之前都不會回房,艾絲蒂爾才安心地闔眼睡覺。

 

但那終究是「過去的約書亞」,現在艾絲蒂爾要學會克服恐懼才行。

 

「……只要快點完成委託,回到洛連特,平平順順過日子這樣就好了。」艾絲蒂爾祈禱著。

但並沒有如艾絲蒂爾所願,恍惚中,她發現除了自己的腳步聲之外,還出現了另一個人的跫音,艾絲蒂爾認為那就是竊賊,這麼晚除了竊賊不會再出現任何人,於是她跟隨著那個腳步聲,只不過事情越來越不對勁,艾絲蒂爾只覺的眼皮跳的厲害,等她發現一切都不對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因為,不是艾絲蒂爾跟隨著那個人的腳步聲,而是那個人尾隨著艾絲蒂爾。

邁開步伐盡可能拉開與另一個腳步聲的距離,額上的汗珠沿著臉頰滑落至唇邊,但艾絲蒂爾無暇感覺汗珠的味道,緊張感如波紋波蔓延開來,心臟的跳動不再規律,而是隨著艾絲蒂爾前進的速度以及呼吸趨漸強烈更顯得急促。

月華照映下,自己的影子穿梭在建築物的陰影之間,直到看見身後的黑影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楚,艾絲蒂爾失去理智拔腿狂奔,眼角擒著淚珠,她不斷猜測那個物體是人類還是鬼怪,平時的她應該會停下腳步,勇敢地轉身確認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但今天的艾絲蒂爾沒有勇氣。

因為約書亞不在身邊。

艾絲蒂爾至此才發現自己不斷在逃避。

害怕約書亞受二次傷害,而不把約書亞的過往說出來。害怕約書亞會發現一切謊言,選擇隱瞞兩人的關係。但艾絲蒂爾自己遇到問題時,卻不斷用「因為約書亞不在身邊的關係。」這句話蓋括所有錯誤。

真正沒有長大的人是她。

 

於是,艾絲蒂爾咬緊牙根,她決定只要事情一結束,就將事實都告訴約書亞。

就像當初約書亞隱瞞結社的秘密一樣。

 

「空之女神吶……。」艾絲蒂爾低喃。

不知何時手電筒已經消失在手中,大概是慌亂中丟掉的。艾絲蒂爾緊閉雙眼試圖驅逐恐懼,她推開長廊盡頭的門,筆直地前進,感覺到黑影逼境的速度越來越快,艾絲蒂爾這才瞥見物體也有影子,絕對不是鬼怪會有的東西。於是她猛然頓下腳步,一定要識破它的真面目才行。

但強烈的推力卻使艾絲蒂爾重心不穩地往前傾。

如果只是單純的跌倒那就好了,艾絲蒂爾望著已經成了黑洞的前方,身體落地的霎那間,頓時陷入一片渾沌的黑暗,也沒了意識。

 

『如果約書亞你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奮不顧身跑來救我的吧……?』

樓梯下,漫開成赤色彼岸花,躺在血泊中的少女。

空之女神沒有現身,一切都被黑影捲襲而去。

 

×

 

「……,呼哈!!」

半夜三點,約書亞猛然驚醒,用力壓著異常急促的心跳,大口大口喘氣著,他剛才在夢中彷彿回到過去,他夢見艾絲蒂爾夜晚睡不著覺,要求他在床前陪她睡,但夢中的約書亞看著艾絲蒂爾的睡顏,卻越看越不安,心跳開始加速,好像有什麼東西被硬生生掏空般難受,喉嚨更是打結般難以喘息。

為什麼會如此不安?

約書亞望著窗外,正好對上教學大樓,倏然逝去的強烈暈眩感使約書亞噁心,他勉強起身,將外衣套上,將短刀繫在外套內側容易取得的地方。

第六感促使他前往教學大樓。

「約書亞?你要去哪裡?」

約書亞才剛出房門,就被社會科的同學給叫住,八成是起床上廁所的人

「感覺校舍那邊怪怪的,過去看看就回來。你呢?這麼晚還不睡嗎?」約書亞反問。

「出來上廁所。不過阿,今天晚上起床的人還真多,是因為明天就是學園祭所以興奮的睡不著嗎?」社會科同學笑著走回房間,還不時可以聽到他打哈欠的聲音。

此時約書亞無暇去管究竟是哪些人在半夜作怪,只是一直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般難受。

 

×

 

教學大樓意外的安靜,他以為那些睡不著的同學應該會想盡辦法偷溜到校舍中,不過或許是王立學園的學生比較守秩序吧?既使搞怪也會在校規邊緣,因此沒人趕在夜晚進入校舍。

 

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有例外。

「是誰?!」

感覺到有個黑影從身後倏然而過,身手矯健的約書亞壓低身體,蹬腳往黑影的方向一躍而過,準確地抓緊黑影的手腕,限制其行動,並在暗中悄悄啟動導力時魔法「導力停止」,讓對方沒辦法反擊。

「……痛…。」是個女孩子,但約書亞的警戒心並沒有因此鬆懈。

「是誰,這麼晚到校舍做什麼?」他怒暍。

「社會科三年級,安潔拉。」

「咦……?」約書亞疑惑的是少女意外配合,乖乖的回答了約書亞的質問。

約書亞放開自稱為安潔拉的少女,少女也沒有反抗的意思。少女擁有一頭及腰的長髮,碧色的瞳孔正露出無辜的淚光。唯一讓約書亞起疑心的地方是,少女正穿著學校制服,照理來說,這個時間應該都換上睡衣就寢才是。

「妳怎麼會在這裡?」約書亞謹慎地問。

「明天就是學園祭,要表演的道具還沒完成,所以我就留在學校,沒想到完成的時候已經這麼晚了,現在正打算回宿舍。」不疾不徐道出,讓約書亞找不到任何破綻。

不過安潔拉眼中閃爍的光芒彷彿說著「就算已經被你識破我在說謊,也請不要戳破謊,我是有苦衷的。」讓他聯想到艾絲蒂爾。於是約書亞不打算追究地轉身,他決定巡邏一次校舍。

「早點休息吧。」他對安潔拉道,而後踅身離開。

「等等!」

「怎麼了?」約書亞停下腳步,安潔拉正不斷攪弄手指,似乎想說什麼。

「那個跟你一起來的女生,在學校被人家強吻了。」她怯怯地說出。

「我知道。」約書亞此刻閃過一絲如同漆黑之牙的目光,他不想跟這個少女交談,這是本能的下意識告訴他的,於是他並不打算多說什麼再度邁開步伐。

「你都不在意嗎?」

安潔拉不死心追問,但約書亞只是逕自越走越遠。

「你們的感情明明那麼好!」

安潔拉對著約書亞背影大吼,但約書亞還是保持沉默,沒有慢下腳步。

「太奇怪了,你們明明是戀人啊!」

 

時間彷彿靜止不動,約書亞踏出的左腳就頓在原地。回過頭給了安潔拉一個不可置信的表情,猶若安潔拉說了一個世界上最不好笑的笑話。僵硬佇立在月光下。

 

『你們明明是戀人啊!』

 

這句話在他腦中轟轟巨響。

黎明就要到來,揭開一切終幕的天空逐漸泛白,迎接學園祭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蹦
  • 推推~
  • 謝謝 -///-

    撫殤-A.Sa 於 2010/02/27 14: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