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1812922974.jpg 

 

 

 

Chapter.06 回憶之地 

 

『囃囃……啪囃囃……』

「嗚……」

『囃囃囃囃……』

「唔……嗯……啊──!吵死了!你媽媽是沒敎過不可以打擾別人的睡眠時間這個道理嗎?!」

 

氣急敗壞從保健室病床上起身的艾絲蒂爾對著門外不知道未何而吵雜的喧鬧聲大吼著。

因為沒心情再回到教室上課所以乾脆翹課在保健室睡覺,她可以猜想下次和約書亞碰面他會怎麼唸自己,既使如此艾絲蒂爾也管不了那麼多,皺著眉頭卻認真上課的艾絲蒂爾不是真正的她,聽說只要好好睡一覺會讓自己的心情好一點,沒想到當她沉沉進入夢鄉時,卻硬生生被學生的吵鬧拉回現實,一直都屬於淺眠而已。

 

「到底是在吵什麼?!」齜牙咧嘴地瞪著保健室的門,艾絲蒂爾不滿地喃喃自語。

當她尋找室內鞋打算出去一探究竟時,對上一雙斢露著無奈的琥珀色雙眸,那股視線似乎已經盯著艾絲蒂爾很久很久了。

 

「艾絲蒂爾,妳該不會忘記我們為什麼來到王立學園了吧?」望著嚇楞的艾絲蒂爾,約書亞揉揉額頭而後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盯著艾絲蒂爾。

 

「呃……來找……竊賊。」吞嚥幾口口水之後,艾絲蒂爾支支吾吾地吐出似是非是的答案。

「看來艾絲蒂爾妳還很清醒,要是被父親知道,很有可能會被禁止釣魚等等的喔!」

「唔……嗯……知道了……,可是這幾天都一無所獲所以……。」不好意思地移開視線,艾絲蒂爾在某個層面上來說,的確是忘記自己是有委託在身的游擊士,這件事情要是在游擊士界傳開,會先被雪拉姐唸死,被阿加特嘲笑死,亞妮拉絲會把她的可愛就是正義十三經搬出來講,更不用說老爸會禁止一切艾絲蒂爾熱衷的休閒,要她好好反省。

 

約書亞從病床邊走到門口,警慎地確認外頭的狀況之後,再度關上房門,換上嚴肅的面容。

「下午社團時間,學生們都忙著準備學園祭的時候,又傳出竊盜事件,而且不只一起。」

「什……什麼?!」艾絲蒂爾瞪大雙瞳。

「不過經過上次竊盜事件之後,學園的監視系統全部都啟用了,所以這次發現在案發前後,都會出現一個鬼鬼祟祟的女學生在案發地點徘徊。」

「女學生……?那一定就是嫌犯了吧?」艾絲蒂爾不由自主想起走廊上遇見的那名女學生。

「目前還不敢斷定,不過根據學生說法,有多半的失竊物又物歸原主了。」

「那就好……,不過為什麼專挑學園祭的道具呢?」

「在找到竊賊之前這一切都是謎呢。」約書亞再一次打開保健室的門,這一次應該打算離開了。

「那個……約書亞。」艾絲蒂爾開口叫住了約書亞。

「怎麼了?」約書亞回頭。

「真的很抱歉……我好像失職了……。」艾絲蒂爾垂下眼睫,灰心自責地道。

「嗯……的確呢。」約書亞思考半晌之後,點點頭。

「……。」床上的少女更是不好意思的不敢抬頭。

「但是,我聽其他人說,艾絲蒂爾是個不管什麼時候都勇往直前的女生,不會輕易的露出認輸的表情,可是呢,這幾天的艾絲蒂爾卻死氣沉沉的,沒精神到讓我疑惑大家說的艾絲蒂爾和眼前艾絲蒂爾的是不是同一個艾絲蒂爾?」

「……咦?」艾絲蒂爾猛然抬頭,但約書亞早就消失在門的另一端了。

是阿,艾絲蒂爾從以前就被稱為太陽的少女,如果太陽這麼容易就失去光輝的話,是要如何照耀他人呢?

思及此,艾絲蒂爾漾起久違的微笑,不同的只有約書亞失去了記憶,世界依舊轉動。

「好,艾絲蒂爾‧布萊特,復活!」

 

×

 

『我叫做艾絲蒂爾‧布萊特,你呢?』綁著雙馬尾的女孩雙手插腰,居高臨下地詢問他。

『咦?』

『只有你知道我的名字太不公平了,所以你也得要跟我說你的名字才行!』

『是阿,事到如今也無須再隱瞞了,告訴我們也無妨吧?』

理直氣壯的女孩因為父親附和她的疑問,更是用力點點頭,好似男孩不講出名字就太不夠意思的感覺,不知從何而來的安全感使他暫時放下一切的疑惑。

『我的名字是……約書亞。』

 

「喂,你在恍神什麼?」一隻手掌遮去約書亞大半視線,這才使約書亞抽離思緒,帕特里克無趣地用筆尖在約書亞面前晃阿晃,今天的約書亞不會反駁任何帕克里特的言論,讓他深感沒趣。

「我在思考關於竊賊的問題。」約書亞不著痕跡地掩飾了自己正在恍神事實,這堂課反常的沒有在教科書中留下任何筆記。

 

從進入校園那一天開始,約書亞隱隱約約感覺到校園對自己有著深刻的羈絆,雖然從旁人口中得知自己曾經在學園中上過幾個星期的課,學園祭時還配合出演反串公主的角色,但約書亞之道,校園對於自己的重要性不止於此而已。

 

甚至私自以為,那可能是「過去的約書亞」一個重要的回憶。

且隨著人事時地物的不同,腦海中慢慢地浮現出他不曾見過的景象,大概就是「過去」了。

 

上次在保健室看著艾絲蒂爾沉靜的睡顏,約書亞沒有立刻將艾絲蒂爾吵醒,是因為她的面容讓他浮現了一個全身包滿繃帶的約書亞,躺在父親的書房沉沉的睡著,有個女孩似乎盯著他嚷嚷很久了。兩人都因為外來的吵雜聲而不滿咂舌。

 

他記得睜開雙目霎那間,印入眼簾的是如同陽光般璀璨的笑容,來自一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女孩。

 

不過他究竟是為什麼而到布萊特家的呢?約書亞第一次對於過去有了疑問。

 

「……早安!」

聽見耳畔傳來的問候聲,約書亞轉頭對上一雙炯炯有神的紅銅色眼眸。

「早安,艾絲蒂爾。」

「對不起,又遲到了呢!」艾絲蒂爾羞赧地吐舌。

「果然是艾絲蒂爾呢。下堂課就快開始了,坐下吧。」約書亞淡笑著替艾絲蒂爾拉開座位。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艾絲蒂爾會如此貼心,原先以為是因為家人的關係,但對於父親卡西烏斯也沒有必恭必敬到連吃飯睡覺都要幫忙收拾碗筷蓋棉被的地步,卻會下意識對艾絲蒂爾做出已經超越親人關係的舉動。

 

艾絲蒂爾沒有像昨天認真專注地聽講,而是在上課十分鐘之後立刻進入睡眠時間。

約書亞和授課老師都拿她沒辦法,只能無視艾絲蒂爾,畢竟她是游擊士大家也無可奈何,就當昨天的認真是反常的表現就好。

 

事實上,艾絲蒂爾從昨天聽完約書亞說的那一番話之後,打算要好好正視自己的工作,於是當天她立刻調查了所有被偷竊過的地方,後來她發現了一個有趣疑點。

 

最出遭到偷竊的是社會科準備展出的作品,但後來卻在禮堂被尋獲。接下來的所有失竊品卻意外的跟艾絲蒂爾與約書亞有些微關係,例如約書亞曾經穿過、就放在禮堂展示的禮服,那套禮服卻又在艾絲蒂爾當初寄住在女生宿舍時住的房間被找到。

 

那種感覺就像是,將艾絲蒂爾與約書亞曾經的回憶給藏起來,然後卻又在回憶更深刻的地方被找到。當兩個回憶重疊時,好似要指引誰去找尋回憶。

 

於是艾絲蒂爾將校園翻過一遍,直到三更半夜才爬牆回女生宿舍,果不其然,幾個和她與約書亞有關係的地方,跟竊盜事件一定會沾上邊。

 

於是她決定日落之時在一次搜尋,因為明天就是學園祭,當初排練話劇時,學園祭前一天夜晚的回憶特別深刻,因為話劇在急,會因為著急而產生許多衝突或者笑話,不伐艾絲蒂爾與約書亞的,所以學園祭前一天日落之時,一定還會再找到些什麼。

 

但是艾絲蒂爾絕對不會知道,當她算計竊賊時,同時竊賊也正在算計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撫殤-A.Sa 的頭像
撫殤-A.Sa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iouiouXD
  • 你給我去往咖==
  • 會被我爸打死...= =

    撫殤-A.Sa 於 2010/03/04 20: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