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cer Of A&L (下篇)
─An incentive Of Champion.

 

  『喂,蕃茄混蛋。』

  『怎麼了?羅馬諾。』

  那是一個微風迎面撫身而過,令躺在草坪上假寐的兩人貪戀悠閒的午後時光而捨不得睜眼的下午。身著白色圍裙襯著粉紅色內衫的小孩嬌蠻的喊了聲旁的人。

  『……如果……,老子是說如果啦,如果可以讓你選……,你會把誰帶回家?』拗脾氣加上彆扭的語氣,羅馬諾轉身,刻意不讓安東尼奧發現自己的不安。

  『什麼誰?』安東尼奧不解的坐起,撐直身子,側著頭望著身旁的羅馬諾。

  『……嘖,老、老子……老子和菲利奇亞諾啦蠢貨!』感覺臉上爬滿潮紅,羅馬諾把頭往下埋的更深了。

  『正常來說,應該都是把小意帶回家吧!』安東尼奧毫不猶豫地以一派輕鬆的語氣回答羅馬諾的問題,殊不知被這個回答刺傷的羅馬諾眼眶盈滿了淚水。

  『但是啊……。』安東尼奧欲言又止的道出,引來羅馬諾注意。

  『但是什麼?』羅馬諾從草坪跳起,蹦地鑽進安東尼奧懷中,難得的乖順。

  『嘻嘻……,這個嘛……。』安東尼奧搔搔頭,似乎很不好意思而沒了下文,惹來羅馬諾不悅,小小的拳頭看似使勁力打卻一點也不疼痛的槌打落在安東尼奧胸口。

  『到底是什麼,給我說話你這蕃茄混蛋!』


──讓人捨不得離開的卻是羅馬諾。

────要我怎麼說的出口呢,總不能自私的,永遠侵佔著你。

──────『如果我的世界裡沒有羅馬諾,才是最讓我焦慮的事。』







  好脾氣的安東尼奧意外的從汽車前面的後照鏡發現自己深鎖的眉心,握著方向盤的雙手,指甲深深崁入皮膚,恍若要將皮膚穿透,讓裡頭焦躁的心情得以宣洩。平時無論等多久的紅綠燈,冗長的塞車對於悠閒的他都能以溫和的平常心對待,此時此刻,光是看到紅燈自己彷彿幻化成鬥牛場上的鬥牛,柵欄拉起後向鬥牛士狂奔而去。

  於是他不曉得自己闖了多少紅綠燈,逆向了幾次車道,在鄉里與都市間來回不知道多少次,還多次駐足在自己的蕃茄園。傍晚,他壓抑自己想狂按汽車喇叭的衝動,以高速行車往菲利奇亞諾家的方向前進。

  已經多久沒有這麼焦躁了呢?

  當他回過神的時候,自己已經站在瓦爾加斯大宅門口,而自己的食指正準備按下那銅鈴般的門鈴。詫異的收回手,心想著羅馬諾跑回家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就像看到丈夫和別的女人曖昧的走在一起而委屈的回娘家投訴以及長期抗爭的樣子……,咦?

  丈夫和別的女人曖昧的走在一起……。稍早和亞瑟在廚房裡的互動爬上了安東尼奧腦海,那個時候自己就貼近亞瑟的胸膛,然後穿著圍裙,手上拿著打蛋器,如果按照灣家八點檔劇本來看的話……,羅馬諾當下的表情就是親眼撞見自己丈夫跟別的女人搞曖昧那一幕……。

  原來羅馬諾吃醋了啊?不過為什麼當時羅馬諾會出現在亞瑟家呢?

  蕃茄!

  安東尼奧這時想起了帶往安東尼奧家中的那籃番茄。蕃茄是羅馬諾最喜歡的食物 之一,所以羅馬諾才會循著蕃茄的香氣而跑到柯克蘭宅院去,那還真是慶幸當時自己已經在亞瑟家,不然羅馬諾要是隻身闖到亞瑟家,那個色情大師說不定會輕薄他的子分。

  「什麼嘛,原來是這樣。」

  於是乎,安東尼奧自己為一切撥雲見日而心情暢快的按下門鈴。

  『……哪、哪位?』

  粗啞的嗓音從通訊器另一端傳來,還夾帶著些微顫抖著的聲音。

  「呐呐,羅馬諾在不在家?」

  『哥……哥哥他現在、現在不在家……。』

  聞言,安東尼奧噗嗤一聲,又立刻忍住笑聲,羅馬諾還真的思考十分簡單呢,以為裝菲利奇亞諾的聲音就可以矇混過去,身為羅馬諾過去的奶爸,怎麼可能認不出羅馬諾的聲音以及語氣呢?

  「這樣啊,那可以讓我進去等羅馬諾回家嗎?」

  『……咦,我……我現在感冒,對,感冒,不方便。』

  如果是菲力奇亞諾才不會這麼果決婉拒呢,一定會說「西/班/牙哥哥,雖然很開心你能來找我玩,不過現在我感冒……,說不定會把感冒傳染給你,德/意/志說的……,他說除了他之外不能讓其他人進門。」思及此,安東尼奧驟然痛恨起路德維希來了,他的樂園夢。

  「那我在門口等也沒關係。」

  安東尼奧笑著坐在樓梯階,他有感覺到,羅馬諾一定就在這扇門的另一端。

  『回……回去啦,西/班/牙。』

  雖然還是模仿著菲利奇亞諾的聲音,但是稱謂卻已經出賣了羅馬諾。這次安東尼奧無法克制地笑的出來,用力摀住自己的嘴,以防溢出嘴角的笑聲會讓門扉另一端的人更加生氣。羅馬諾雖然嘴上是這樣說,但是門鎖開啟的聲音卻是十分真實的呢。

  『……就算你進來了……我也是不會原諒你的……。』

  那是十分細碎微小的聲音,意味著羅馬諾同意讓安東尼奧進門,看來羅馬諾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呢,老早就知道自己騙不過安東尼奧。

  轉瞬間,夾帶著強烈慾望推開門扉的安東尼奧,望見了羅馬諾因為哭泣而紅腫的眼框,這幾天,雖然贏得了球賽,卻一直讓羅馬諾哭泣,安東尼奧心疼地拉過羅馬諾的手腕,將他推往自己受過重傷的胸膛。

  「畜牲……放開我啦!」

  不明白安東尼奧手心傳來的不安是怎麼一回事,只是認為自己並不是如此容易妥協的人,所以不想讓安東尼奧佔盡便宜,會讓安東尼奧進門,也只是不希望路人會對瓦爾加斯家產生負面印象罷了。

  「這樣子……根本不夠。」

  安東尼奧在羅馬諾耳際呢喃著,爾後宛如捧著易碎的寶石一般,俯身掠住羅馬諾的唇,舌間不斷刺探著羅馬諾的舌,攝取著兩人相融的甘美,氤氳的霧氣在羅馬諾眼眸中擴散,嬌媚的樣子使安東尼奧漸漸步向失去理智的深淵。

  羅馬諾捉著安東尼奧的手腕,使力想將如同餓狼的安東尼奧推開。從安東尼奧侵略性的熱吻中尋找抗議的縫隙。

  「呼阿……幹什……」

  「……別再離開我了。」

  痛心疾首的語氣傳染給羅馬諾害怕的恐懼感,他是不是可以私自的把安東尼奧的話解讀成,因為過去的分分合合,而使安東尼奧擔心自己有一天再也見不到羅馬諾而不安,如同今天他的不告而別,是不是使慌張的四處尋找他的身影的安東尼奧心緒更加紛亂?

  這也是事實。

  感覺羅馬諾已經不再掙扎,反而回吻,安東尼奧再也按耐不住,將羅馬諾抵在門扉上,褪下他阻隔在兩人中間的襯衫,混雜著兩人激吻後的銀色絲線,唇漸漸往鎖骨而去。

  「……嗯,混、混蛋……等一下菲利……那個笨蛋回來……回來的話怎麼辦?」

  羅馬諾按住安東尼奧的頭,五指沒入那茂密的髮絲當中,果然是個辛苦工作的人,頭髮十分的粗硬,卻刺激著手掌每一吋皮膚。

  「……無所謂。」

  安東尼奧昂首,對上羅馬諾不時不安望著窗外是不是有弟弟菲利奇亞諾的身影,臉上卻又浮現希望安東尼奧繼續的矛盾,彆扭的樣子可愛的讓人想從紅潤的兩家嚙下。

  於是他起身,再度吻上羅馬諾的唇。這一次,他發現羅馬諾的手攀附在自己的頸子,沒有抵抗。

  熱氣薰陶著兩人,氣氛受到催化,思考回路受潮中斷,被抽走的力氣致使羅馬諾沿著門板往下滑,最後靠著門坐在地板上,黑影掠奪了他的視線,撫過鼻尖的墨色髮絲令他想打噴嚏,但嘴被堵住只能難受的忍住那種想打噴嚏的感覺。

  「哈……哈啊……。」

  安東尼奧依依不捨的離開那令人貪戀的吻,本來想就此打住,但羅馬諾敞開的白色襯衫下,紅腫的吻痕讓他托地忘記理智的存在,把克制拋諸腦後,於是俯身讓吻覆蓋在那些可口的草莓之上。

  從身體的每一處不斷傳來如雷擊般的酥麻,羅馬諾緊咬著嘴唇努力不讓嬌喘溢出嘴角,抓著安東尼奧肩膀的力道更強勁,但對於安東尼奧來說,都比縛雞之力還要微弱。其實今天要他乖馴一點也未嘗不可,羅馬諾以為是自己佔了大部分的便宜,嘴角淡淡的揚起,如果就這樣沉溺下去就……。



  就去死啦!混帳!



  「喂欸,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給我起來阿混蛋!」

  羅馬諾握著粉拳不斷往安東尼奧胸膛擂去,收縮著肚皮使力地對著安東尼奧大吼,本安東尼奧還不明所以地側頭疑惑為什麼原本很安份的羅馬諾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額冒青筋,墨綠色的眼眸中透漏著如果再不停下來馬德里就等著被摧毀的訊息。

  但發現羅馬諾的眼角不斷向窗子移去,安東尼奧順著羅馬娜諾的視線而去,終於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可是俺不想停下來呢。」

  戲弄羅馬諾似的,帶著調皮的語調,安東尼奧順利地解下羅馬諾的皮帶,順勢連褲子一起褪下。

  「……你,你一定看到了吧!畜牲,我……討厭你……討厭你啦!」

  「……不想聽到羅馬諾說什麼討厭的話呢。」

  安東尼奧臉一沉,從地板上拿起剛剛解下的黑色領帶,在羅馬諾回過神之前,嘴已經被領帶佔據,他訝異的想吼些髒話,但大勢已去,雙手也被安東尼奧箝制在頭上,根本沒有他可以抗議的空間,掙扎一會之後,羅馬諾放棄似的嗚咽,埋怨的瞪著另一之手溫柔地撫住下身安東尼奧。

  呐呐,菲利奇亞諾和路德維希正往瓦爾加斯宅邸的方向而來呢,安東尼奧狡黠地加快了套弄的速度,羅馬諾的身體十分緊繃,一定是害怕著這一幕會被準備進門的菲利奇亞諾和路德維希撞見吧。其實被看見也沒什麼關係呢,安東尼奧打從心底這麼認為,依照菲利奇亞諾藏不住煩惱和秘密的個性,這件事情一定會在短時間藉由世界會議傳開。

  讓大家知道羅馬諾是安東尼奧的所有物這樣他也省得和每天來找他麻煩的土/耳/其以及法蘭西斯周旋,雖然他並不認為可以打消兩人的念頭,不過這樣的宣示也很有趣呢。

  「唔唔!」

  「呐,俺不否認俺是畜牲喔,不過羅馬諾你知道你的立場嗎?」

  「……!」

  羅馬諾晃著頭,完全不想知道安東尼奧指的是什麼,他只希望安東尼奧可以立刻停下手邊的動作。眼角的淚水把脹紅的臉頰潤飾的更有光澤。

  「嘻……。」

  安東尼奧宛若惡作劇的小鬼。猛然席捲全身的快感讓他閉緊了雙眼,弓起的身體抵在門板上,沒有可以伸展的空間而讓羅馬諾瑟縮著身子,自己的碩大出賣了自己而使得羅馬諾羞恥地不敢有任何動作,只是在原地癱軟地,隨著起伏趨漸強烈的胸口調整自己的呼吸。

  「……唔!」

  安東尼奧滿意地望著手中的白濁,面對著已經無力與自己抗辯的羅馬諾,他用手掌勾起羅馬諾的後腦杓,溫柔地吻去他額上的汗珠。然後讓羅馬諾靠在自己的肩窩。

  算算這時間,在紅色敞篷跑車前因為超速被路德維希訓話的的菲利奇亞諾也差不多該踏進家門了。







  「家裡有一點點亂喔,希望你不介意呢,德/意/志!」

  VeVeVe用鑰匙打開家中大門的菲利奇亞諾一臉無害的對著身後的路德維希說道,畢竟有紀律的路德維希有時候會對於菲利奇亞諾一些生活上的迷糊之處發脾氣……應該說是無奈。

  「啊啊,算了,我可以幫忙收。」

  本來打算再念一頓菲利奇亞諾,但想起剛剛因為超速而對菲利奇亞諾說教,現在又再度指責他,菲利奇亞諾應該會很受傷。

  「沒、沒關係啦,德/意……志……咦……。」

  話說到一半就沒下文的菲利奇亞諾吃驚地盯著屋內,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路德維希只覺得自己的太陽穴疼痛了起來,早知道他就婉拒了。

  「哈囉,小意,基爾他弟!」

  「……為什麼土豆混蛋也會來,可惡。」

  坐在沙發上的安東尼奧熱情地打招呼,這是很稀鬆平常的景象。問題就出在於本來看到路德維希會衝上前去要打他媽媽燒他全家的羅馬諾今天居然安分的坐在沙發上,雖然一見路德維希就爆髒話的習慣還是沒變,但是語氣倒是沒那麼猖狂了。

  「唔,喔,只是來作客……。」

  面對這樣的羅馬諾,路德維希只是不明所以的瞄向安東尼奧,安東尼奧的笑容似乎告訴他什麼事,於是他很識相地拍了拍菲利奇亞諾的肩膀。

  「咦?德/意/志,對不起,我不知道今天西/班/牙哥哥和羅馬諾哥哥會在……。」

  「啊,沒關係。不過我看今天我們還是去外面的酒吧好了。」

  路德維希發現安東尼奧的笑意更深,頓時明白剛剛在這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

  「Ve……好啊,難得德/意/志會找我出去呢!」

  於是菲利奇亞諾無視羅馬諾一臉「留下來啦」的委屈表情,晃著跑車鑰匙,噠噠噠步出大門,當然也不忘向安東尼奧恭賀一下。

  「西/班/牙哥哥,恭喜你奪得冠軍唷!」

  「啊啊,是啊,真不愧是擊敗我的勁敵呢,恭喜了。」

  「嘻,謝謝,改天跟基爾陪我一起喝啤酒就好了。」

  「……唔,我會記得送幾桶啤酒過去,陪喝什麼的就算了吧。」

  路德維希面有難色婉拒了安東尼奧的邀約,讓菲利奇亞諾隨意的摟著手離開,臨去前,他發現了羅馬諾對他投以一個「從今以後我會更恨你」的眼神,最後還是選擇無視。

  被餘下的兩人,靜謐的客廳使羅馬諾更覺得尷尬。顫抖的雙腳以及全身無力的只能讓他癱軟的坐在沙發上,安東尼奧當然知道自己做的有點過火,所以到廚房倒了杯水,而後走到羅馬諾身旁坐下,將玻璃杯湊到羅馬諾唇邊。

  「……討厭鬼。」

  羅馬諾不滿的怒視安東尼奧,粗魯地接過杯子,一口氣全都下肚。

  「別生氣了嘛羅馬諾,親分剛剛也有拿捏好時間,沒被小意發現嘛!」

  要不是顧慮羅馬諾的個性,他剛剛還真想就直接要了他。

  「就、就算是這樣,也……也不用情急的把那種東西……那種東西喝下去!」

  羅馬諾氣憤的怒吼,卻羞赧地低頭,不敢正視安東尼奧的臉,方才聽到菲利奇亞諾用鑰匙開門的聲音,來不及整理的兩人只能讓羅馬諾將衣服穿好,安東尼奧就在羅馬諾面前把手中的液體解決掉了。安東尼奧表示,這樣比較省時。

  「什麼嘛,原來羅馬諾你只是不高興這個啊!放心,因為羅馬諾很美味所以沒關係!」

  「不是啦混帳!」

  「啊咧?」

  「……為什麼……你會被英/國混蛋綁架?」

  羅馬諾用細碎的聲音詢問,他一直很在意安東尼奧跑來找他的原因是什麼,畢竟不久之前才看到安東尼奧和亞瑟兩人在廚房中親暱的畫面。

  「綁架?呐呐,親分只是去報復啦,用過熟的蕃茄咻碰咻碰把他砸的渾身浴血呢!」

  「啊?」

  羅馬諾不解,今天早上腐爛西斯拿的那張紙條……,羅馬諾頓時了解是怎麼一回事,尤其是當他想起在他轉身離去之前,亞瑟勾起的那個微笑……根本是奸笑。

  「你這蠢蛋!」

  羅馬諾把安東尼奧當成出氣包,捉著安東尼奧領子破口大罵。

  「嘔嘔嘔嘔羅馬諾怎麼了?」

  「下次要丟蕃茄要找我啦!你這混蛋可惡!」

  「羅馬諾想丟蕃茄嗎喔噗,咳25號有蕃茄大戰俺本來就想找你來的嘔嘔嘔……。」

  「不是那個意思啦呆子!」

  「不然是什……」

  「別讓我再看見你出現在英/國混蛋跟腐爛西斯身邊了啦!」

  羅馬諾的淚水奪框而出,放下安東尼奧的衣領,不斷把淚珠揉開,啜泣著。安東尼奧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羅馬諾這麼感冒,但還是心疼地將他摟進懷中,啊啊,他果真對羅馬諾的眼淚最沒輒了。

  「……聽到沒啦,畜牲……。」

  「一清二楚唷,放心,在俺身邊的人,永遠都是羅馬諾‧瓦爾加斯。」

  「……騙人。」

  「俺該怎麼證明給你看呢?」

  安東尼奧無奈的揉著羅馬諾的頭髮,還技術性的避開呆毛根部。

  「……留下來,陪我。」

  「咦?」

  安東尼奧的警報器大響,雖然不確定羅馬諾留下來的意思是什麼,但是對於這種邀約,安東尼奧實在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全身而退,尤其剛剛還激情了一下,羅馬諾是藉此來處罰他嗎?

  「……可是羅馬諾。」

  「留下來啦混帳!」

  「可是留下來俺怕會做出比剛剛更超過的事情,這樣也沒關係嗎?」

  「沒關係啦囉唆死了!」

  安東尼奧的警告彷彿空氣消失在羅馬諾耳際,頭頂重重槌著伊人胸膛,安東尼奧笑著捧起羅馬諾的臉頰,反正今天晚上不會有人打擾,而且羅馬諾自己也答應了,所以他還真是等不及享用這一顆嬌蠻的小蕃茄了呢。



  恭喜的話語、高貴的賀禮什麼的都比不上不用言語的贈禮。



﹝EnD﹞




--------------------------------------------------------------------------------


啊哈哈本來想寫R-18,不過我被榨乾了啊(苦笑,R-15勉強過關啦哈哈。
我需要養份的滋潤 (癱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撫殤-A.Sa 的頭像
撫殤-A.Sa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藍苒
  • 好喜歡他們倆噢 ˊ艸ˋ
    文章寫的好棒、途中心臟都被揪緊了好幾次ˊ^ˋ
    萌慘了啦 ♥

    (很沒禮貌抱歉ˊˋ 因為好萌的發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