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Last Prayer】試閱  

 楔子 久遠的過往總是悄悄被開啟 親子分片段

  

 片段壹 如果我很坦率,你早就被我(嗶──)了混蛋!

 

  「……呃,羅馬諾,其實不用這樣子的……。」

  ──真的是個蠢的很可愛的孩子啊。

  「……末日……世界末日就要來了欸混蛋!」

  瑟縮在房間角落的羅馬諾‧瓦爾加斯咒罵了一串髒話之後,手拉緊了身上救急用背包的背帶,還不時抬頭注視著天花板,唯恐在不注意的時候天就塌下來了。

  「嘛,不過要是真的世界末日了也逃不了啊,羅馬諾。」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輕嘆一口氣,好整以暇地將桌子上的兩個馬克杯和餐盤一起收到廚房去。

  據說,這一天羅馬諾住的地區被預言會出現大災難,於是羅馬諾的鄰居連夜出走,一心只想避開這場危機。弟弟菲利奇諾老早就飛奔到路德維希那邊去,不知道該往哪裡逃的羅馬諾理所當然地,帶著他可愛的急救背包,踏入安東尼奧的住所。

  「老子……是覺得有安全感才會來的……。」

  羅馬諾確定安東尼奧已經離開客廳之後,發出細微的咕噥聲。大概是從羅馬諾驟然撇過頭,還帶著紅暈的兩頰判斷出羅馬諾的害羞,站在廚房透過小窗偷看羅馬諾的安東尼奧不禁輕笑出聲。

  還是就像個孩子一樣這麼不坦率啊!

  「吶,羅馬諾難得來了,俺就料理一頓豐盛的大餐招待你吧!」他走到羅馬諾面前,蹲下身與他同高,食指輕彈羅馬諾稍微沁出汗水的額頭。

  「……可、可惡不要碰我你這混蛋!」

  “啊──,好好玩,臉都紅的像番茄一樣了呢!”安東尼奧臉上漾著捉弄人的笑容,忍下想捏捏羅馬諾像嚼著食物在頰囊的倉鼠那鼓起的雙頰那份衝動。

  「快去煮飯啊,不是要弄出大餐嗎!」羅馬諾發現安東尼奧正注視著他,總覺得被當成動物觀賞,於是沒好氣地催促安東尼奧離開他面前。

  「好好好,不過俺要先去採買食材,在俺回來之前,羅馬諾要乖乖的看家才有大餐哦!」叮嚀一個人看家的孩子一般,拍拍羅馬諾的頭,順便扯扯他的呆毛,在羅馬諾齜牙咧嘴地撲上來痛毆他幾拳當成回禮之前,安東尼奧機靈地向後跳了半部,爾後踅身,背對著羅馬諾的面容正因為捉弄得逞而壓低音量偷笑著。

  眼看著安東尼奧就要離開,自己卻還沒反擊的羅馬諾不甘心地蹬腳,對著安東尼奧的背影撲了過去。安東尼奧背部被突如其來重量貼上,還來不及反應就讓羅馬諾壓倒在有著木頭香氣的地板上。

  「嗚喔喔喔喔好痛──!」安東尼奧哀嚎。

  「嘿嘿,知道老子捉弄不起了吧,快伏首認罪!」

  安東尼奧沒有回應羅馬諾,逕自哀嚎,似乎痛到眼角都飆出眼淚了。

  「喂欸,下次還敢再亂拉我的毛,就讓你好……看……。」羅馬諾眼角的餘光落在從安東尼奧衣服背面不斷渲染開來的鮮紅色。

  倏地,從安東尼奧背上跳開,瞪大了雙目,不可置信地看著“可能是被粗魯的自己弄傷的部位”,雙手矛盾地放在距離那塊血紅還有幾公分的空中,想將雙手覆上去止血,卻又害怕自己的觸碰會讓安東尼奧更痛苦。

  「……,你還好嗎……,我剛剛沒有很用力吧?」

  ──不會吧,安東尼奧真的已經連這點攻擊都挨不了嗎?

  「唔……,不是羅馬諾的問題。」安東尼奧回過頭給予羅馬諾一個苦笑,「今天早上去番茄園的時候不小心跌到一個坑洞裡,那個時候就覺得背部很痛,看樣子是受傷了吧……。」

  想到早上的遭遇,安東尼奧嘆息。’提著工具往蕃茄園走去時猛然感到一陣暈眩,天旋地轉幾秒之後,整個人就這麼栽進不知從何而來的大坑洞裡。

  「你……你這個笨蛋!」就算安東尼奧是個天生的超級鈍感笨蛋,但這也太誇張了吧,哪有人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受傷的!

  但是身為加害者的羅馬諾說不自責是不可能的。

  「算了,」羅馬諾轉身放下自己的急救背包,取出裡面的緊急醫藥箱,「喂,把衣服拉高。」

  意識到羅馬諾正要幫自己包紮的安東尼奧不敢吭聲,從很久很久……很久的以前開始,要是跟認真地包紮傷口的羅馬諾開玩笑,可是會被他頭槌的。

  ──因為羅馬諾的神情是如此的嚴肅、擔憂。

  感覺到一陣腐蝕般的刺痛,安東尼奧擰緊眉頭,清洗傷口的生理食鹽水抹過肌膚,冰冰涼涼地,爾後消毒藥水刺鼻的味道竄入鼻腔。

  安東尼奧微微拱起身體,以便於羅馬諾將紗布和繃帶纏繞在傷口上。以前總是胡亂地像製造木乃伊一樣,但是現在已經很熟練了。不予置否的,也許說出來會讓羅馬諾惱怒,但是現在這樣子,安東尼奧真的覺得……很幸福、很愜意。尤其是能夠看見羅馬諾因為認真而顯得帥氣的臉龐。

  不禁讓人想起那段令人懷念的日子,總是啵啵啵跟在自己身後的羅馬諾,和那片開滿蕃茄花的果園。

  「吶,羅馬諾。」

  「幹嘛啦?」剪掉多餘的繃帶,綁緊固定。

  「哪一天,再和親分一起……四處走走吧。」趴伏在地板上,一半的臉龐沒入手臂築成的堡壘,那雙深邃的墨綠色瞳孔,照映著羅馬諾發楞的面容。「瓦倫西亞的法雅節、邦普羅納奔牛節,貝爾納貝屋觀賞球賽,想在蘭布朗大道買一本書或一朵花送給你呢,聽聽大學歌隊哼著《小康乃馨》,啊,我以前也哼過這首曲子給你聽過呢……。」

  陶醉半晌,安東尼奧才發現自始至終羅馬諾都在一旁沉默地聽著自己滔滔不絕地說著,若有所思地望著地板,糾結的眉頭似乎還帶有一點慍火。

  「啊,對不起,俺現在不能自稱親分了哦!」安東尼奧有些尷尬地苦笑著。

  「這種事情不是你說的算啦臭蕃茄!」

  「咦?」

  突如其來的咆嘯,羅馬諾的神情,錯綜複雜,帶有許多的情緒,卻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羅馬諾從來沒有禁止過安東尼奧以親分自稱。

  但是自從羅馬諾回到自己的家,和菲利奇亞諾開始同居之後,安東尼奧就再也沒有這麼稱呼自己,今天陡然聽見這個令人懷念的稱謂,羅馬諾忽感心臟抽痛,賴以為生的氧氣似乎一瞬間被抽乾似的,快要窒息。

 

  ──等親分回來後,再一起去蕃茄園散步吧!

  那一天,安東尼奧的上司召來緊急命令,王室向英國宣戰,亞瑟‧柯克蘭率領海軍蓄勢待發地在海灣待命了。安東尼奧披上戰袍,背對著年幼的他,回首勾起一抹燦爛的微笑,那時候的太陽在他身後,彷彿隨時都會將他的身影給吞噬掉。

  他每天蹲坐在門前,等待安東尼奧回來實踐他的約定,聽說果園裡的蕃茄花都枯萎了,過熟的蕃茄紛紛掉落到泥地上,不久後都爛到泥土裡成為養分。他突然對最喜歡的蕃茄失去興趣,比利時姊姊不時送來一大袋的蕃茄或者小點心,但是他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安東尼奧離開的那條道路。

  大概是一個慵懶的午後吧,等著等著他居然打起瞌睡,等他發現自己已經睡掉了一個下午而驚醒從地上跳起,頭頂正好撞上某個人的下巴。

  ──醒了?羅馬諾睡得很沉,是不是做了什麼好夢了呢?

  他快要認不出安東尼奧那張顯得憔悴許多的臉,佈滿鬍渣和傷痕,頭髮也稍微長了一點,就好像從無人荒島住了好幾十年的原始人。

  而後安東尼奧的身影驟然放大好幾倍,往他的身上倒去,負荷不了成年男子的體重加上一身的鎧甲,身軀矮小的羅馬諾只能往後碰地躺在積了厚厚一層灰塵的地板上,他聽見安東尼奧沉睡前的嘀咕:「啊,又沒好好打掃啊。」

  那道聲音很淡、很淡,讓小羅馬諾的不安頓時炸開來。

  「喂…不是要去蕃茄園,給我起來你這混蛋!」

  他就這樣重複對著安東尼奧怒吼著,但安東尼奧怎麼也不答腔,氣急敗壞的羅馬諾沉靜下來,皺緊眉頭盯著那一道道發紅甚至潰爛的傷口,不由自主地抓緊安東尼奧衣襟,窩在他的懷中,嚎啕大哭了起來。

  好像很痛,比自己在蕃茄園打滾時受的傷還要嚴重……,不,這根本無法比較啊!但自己只受了一點小傷、一點小感冒,除了很惡劣的將錯都怪在安東尼奧身上還大哭大鬧,剩下的就是安東尼奧無微不至的照顧。

  從那之後,他與安東尼奧的生活陷入混亂,安東尼奧回家的時間越來越少,一直到羅馬諾和弟弟定居在爺爺留下的土地,安東尼奧並沒有實現他的諾言。

 

  「……我受不了你這個食言鬼……。」

  羅馬諾知道人們會在聖喬治節到蘭布朗大道挑選書和花送給心愛的人;在大學歌隊唱著《小康乃馨》給心儀的對象。

  如果是在這個時代,也許……就沒有必要再盼望那麼久了吧?

  安東尼奧撐起身體坐在羅馬諾前面,伸手推了推羅馬諾那過於茂密而時常把眼睛遮住的瀏海,再笨拙地抹去不斷從眼眶滲出的淚水。

  

  「Vamos a dar una vuelta.

  ──這次他絕對不會再食言,安東尼奧發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撫殤-A.Sa 的頭像
撫殤-A.Sa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