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6_6.jpg 

 

他和她的↗共鳴x禁止↙ - 約書亞x艾絲蒂爾

 

× 

 

禁止共鳴禁止

DoReMiFaSolLaSi……

共鳴禁止共鳴

SiLaSolFaMiReDo……

 

「他」和「她」的─

↙/共↗/鳴↙/禁↗/止……xxx

 

×

 

↗,是對你的好感度上升;

/,是對你的好感度不變;

↙,是對你的好感度下降,

直到,量表因為你而爆炸……

 

 

星期天下午,午後天晴是個適合釣魚的好日子。於是少女靠在正在廚房洗著碗盤的少年肩膀上,因為身高的差距使少女還得稍微墊些腳尖,雙手圈著少年長期鍛鍊而硬實的腹肌。

 

「今天天氣真不錯。」

「是啊,下過幾天雨之後,湖水、陽光特別乾淨的感覺呢。」

「所以妳想去釣魚囉?」

 

漾起神秘的微笑,少女晃了晃綁著雙馬尾的腦袋,晃動的幅度使栗色的雙馬尾撫過少年米銅色的臉頰上,一如往常散發著朝陽的味道,只是今天又更加溫暖了。

猜測著身後的少女內心在想著什麼,久違的猜謎遊戲,難不倒的,難不倒有著親人、情侶之間的默契,以及共鳴……。

透過閃耀著赤紅色光芒的眼眸,啊啊,妳在想什麼已經表露無疑了喔!

 

是野餐吧?他這麼想著。

 

「吶,我們去野餐吧!」

不出所料的勾起一抹果然如此的微笑,少女放鬆的雙手,將手置於自己身後,狡黠的往後退了一步,再一步,第三步。將自己手上的泡沫沖洗乾淨,少年也轉過身,讓自己面對著少女,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我也這麼想呢。」莞爾一笑。

一如往常少女歡呼了一聲,加速往少年的方向奔去,緊緊摟住少年的腰,將臉頰埋入少年胸膛。

聽著規律的心跳聲,就知道你最了解我了,那是我們的共鳴。

 

「那麼要去哪裡野餐呢?」少年提問。

天氣十分爽朗,雖然正值中午烈焰似火球的陽光卻因為空氣的冷冽而透著溫暖的氣息,只是阿,這種天氣如果待在後院,可是會曬傷皮膚的,稀疏的綠蔭,寥寥無幾的嫩芽才剛發。

徵詢這少女的意見,內心揣測著少女可能的回答,然後他會否決所有會傷害少女身體的答案,例如沒有陰影以遮陽的後院、魔獸充斥的街道。

少女果真苦惱的皺起眉頭,單手抱胸,另一隻手撐在環胸的手臂上,視線往天花板移動,偶爾咂了咂舌,直到最後落在餐桌上那相框的目光。

 

──就去那裡吧。

她興奮的單手叉腰,伸出食指指向少年。

 

──啊啊,鐘塔。

少年點點頭表示同意。

 

鐘塔上有著因為太陽斜角而成的陰影,比後院的樹影要來的寬廣多了。少女哼著輕快的曲調,小跳步往通往房間的樓梯那兒去,折著手指興奮的想著該帶什麼才好,少年苦笑著告訴少女他們只是要去野餐一下子就回家了。

少女踏上第一階的樓梯,猶若想到什麼四的停下腳步,側著身子往少年的方向轉頭。

 

「每天都需要一次。」

 

full-↗

 

她在空氣中畫下這個只有兩人知道的符號,那是艾絲蒂爾已經養成的習慣。

少年也回應著少女,笑的燦爛。

 

full-↗

──滿溢著喜歡你的心情,伴隨著延伸而上的階梯,又上升了哦!

 

×

 

或許每個人都忽略太陽瑳燦的光芒底下所隱藏的太陽黑子,有惑者太陽有時候也會藉由日蝕讓自己憂鬱一下,當然太陽也有自己所害怕的事,每天的東昇西落,總是擔心著自己的光芒是不是衰弱的一點?因為太陽看不見自己,所以不能得知自己對世界的影響。

 

每天在醒來的時候,總是會疑惑著,約書亞是否真實存在?還是自己所做的一個夢而已?

又或者,約書亞是否已經回到家了?

當呼喚著自己起床盥洗吃早餐的叩門聲讓心臟砰咚的激烈,就會萌生出這樣的想法,一定要告訴他才行,得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他知道才行,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會驀然消失在自己身邊,所以一定要記得告訴他。

 

──我,喜歡你。

然後,每當看見在餐桌前迎接的他時,無法克制自己正往上竄升的心意。

──每一次看見你,就會發現我又更喜歡你了,因為你還存在。

 

風和日麗的午後,偶爾幾朵倏然而過的浮雲會帶來短暫的爽朗,當下一次太陽探頭的時候,又得回到那清涼的屋影底下躲避光,這個時候才會發現總是羨慕的朝陽也有可恨的一面,當然也發現陰影的美好。

果然人還是要存在著一些陰影,不然長時間暴露在陽光下,可是會曬傷的。

 

他們就坐在背光的陰影下,享受著煦煦而來的清風,艾絲蒂爾拋棄形象大剌剌的躺在石頭砌成的地面上,背部透著涼快。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輕鬆了,兩個翹班的游擊士。

嘛,偶爾這樣悠閒一下也不錯呀。

 

他們從天南地北聊到天涯海角,就像兩個素昧平生的旅人在旅途中偶遇,分享著自己旅途的所見所聞,充斥著驚呼以及笑聲。

 

但是,他卻這麼說。

 

「當時卡玲姊姊去世的時候,會有一種就算拋棄世界也無所謂的感覺。」他說的很輕很柔,語氣卻是那麼失落。

「我想,如果未來有一天艾絲蒂爾不在我身邊了,我一定會急著去見妳。」

 

太陽被雲影擋去,艾絲蒂爾撐起身子,背著光的面容,眼眸頓時黯然許多。

也許約書亞只是想要表達她是在卡玲之上的存在,如果卡玲去世只會讓約書亞拋棄世界,那麼追隨著艾絲蒂爾而毀滅自己的世界,是更加椎心刺骨的決心吧?

 

艾絲蒂爾沒有答話,跪坐在約書亞面前,緩緩低頭,用食指在地板上塗鴉著。

 

……↙‧x。

 

面對艾絲蒂爾無聲的訊息,第一次無法感受到字裡行間的意念。

共鳴中斷。

 

「我想小睡一下。」她的語氣中帶有點悵然,是故意的吧?是故意要讓他自己思索答案的。

艾絲蒂爾躺在約書亞的腳上,沉穩的睡去。

是童話中的睡美人嗎?約書亞起先有了這種純真的想法,然後隱隱的不安讓他意識到,未來的某一天某個時候,或許艾絲蒂爾就會像現在這樣,一睡不醒,並不是百年的詛咒,而是永恆的沉睡,無須紡紗車,當他們年紀越來越大……。

 

……,是沉默。

↙,對你的好感度正在下降。

‧,原本滿溢著對你的喜歡。

。,一下子空空如也。

 

為什麼呢?

天空中的朝陽感覺近在咫尺,但無論怎麼將手伸長,還是觸及不了。

 

解答就在下一個太陽露臉的時候。

她相信他會懂得。

共鳴沒有中斷過,而是少女禁止與少年的共鳴。她反對他的論點。

 

約書亞伸了個懶腰,跟著艾絲蒂爾的夢境旅遊,正在上演著艾麗絲夢遊仙境的冒險故事,答案不必太早了解,等下一次睜開雙眼時,等下一次看見太陽時,就一定會了解。

 

×

 

↙↗↙↗↙↗↙//↗↗↗↗↗↗↗/////////////////////……

 

就算世界毀滅,太陽還是會照著兩人運行的軌跡,繼續行走著,延續著東昇西落這種規則,而不是沉沒。

假寐中的艾絲蒂爾睜開雙眼,眼眸倒映著雲雵上的烈日,心頭也在熊熊燃燒著,手指輕撫約書亞俊俏的臉龐,其實自己是很懊惱的,每天不斷攀升的喜歡值,就算強迫下降也還是維持在一個高點,那種感覺就好像從一百多層的高樓大廈沿著樓梯慢慢往下行走,就算已經走了10分鐘,自認為已經往下走很多了,但對於地面上的人們來說,還是一樣高。

 

你等待的太陽應該已經出現了。

艾絲蒂爾對著一樣在假寐而瞇眼偷偷盯著自己俯看的少年露出極為燦爛的笑容。

 

↙↗↙↗↙↗↙,最初對你的心意起伏不定。

//,停留在親人之間卻不滿足。

↗↗↗↗↗↗↗,終於發現自己好喜歡你所以不斷攀升。

/////////////////////……,然後就這麼停留在最高點吧!

 

 

你已經了解了吧?

就算約書亞有一天比艾絲蒂爾早離開這個世界,艾絲蒂爾還是會繼續努力走下去,為了守護曾經行走過的街道,曾經擁有過的記憶。

 

然後,一天比一天更加……。

 

full-↗

 

共鳴就永不停止!

 

 

 

× 

 

禁止共鳴禁止

SiLaSolFaMiReDo……

共鳴禁止共鳴

DoReMiFaSolLaSi……

 

「他」和「她」的─

↙/共↗/鳴↙/禁↗/止……EnD

創作者介紹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