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1812926195.jpg 

 

 

上篇 (待修改版)

 

「嗚嗚……嗚哇──!!」

是夜,布萊特家的夜晚又不得安寧,映著月色,約書亞從夢中醒來,月光照耀著門外跌跌撞撞的影子,他嘆了口氣,無奈地披了件外套後向吵雜處走去。

 

"匡啷""碰!"

約書亞才關上房門,從樓下傳來的巨響十分貼心地為他關門的舉動做了配音。當他經過艾絲蒂爾的房門時,敞開的房門以及趨漸大聲的哭泣聲──小嬰兒的哭聲。於是他冒著可能會被艾絲蒂爾訓斥一頓不能隨便進女孩子閨房的危險走進艾絲蒂爾的房間。

而後,他來到艾絲蒂爾的床邊,將預防寒冷而裹在被褥裡小傢伙抱起,稀疏的深棕色的頭髮接受到月光而閃閃發亮。

「怎麼哭了呢?」約書亞輕晃著懷中的小傢伙淡笑,猶如慈父。

 

話說回來,在樓下製造噪音的就是消失在床上的艾絲蒂爾了吧?

約書亞拾起床上的薄被,覆在小傢伙身上,入冬的夜半,寒氣逼人,小傢伙應該是受不了這種寒冷的。小心翼翼地抱著好似「易碎品」的小傢伙,約書亞緩緩走下樓一探究竟。

 

然後迎接他的是碎了一地的玻璃以及艾絲蒂爾在廚房鬼鬼祟祟的身影。他按著發疼的太陽穴,他的艾絲蒂爾晚餐沒吃飽嗎?還丟著哭泣的小傢伙在廚房做什麼呢?重點是為什麼不點燈,還有一地的狼藉又是怎麼回事?

 

「…唔…嗯……應該……快好了吧……?」

「艾絲蒂爾這麼晚了妳在做什麼呢?」約書亞來到艾絲蒂爾背後,溫柔地詢問喃喃自語的艾絲蒂爾。

直到看見艾絲蒂爾之後,約書亞極度後悔自己沒早點醒來。眼前的少女轉過身,手上用衛生紙隨意處裡的傷口還淌著血,艾絲蒂爾露出苦笑,露出無辜的眼神望著約書亞,或許是約書亞皺眉的舉動讓艾絲蒂爾認為自己做錯什麼事一樣,連忙解釋:

「約…約書亞,那個……對不起我笨手笨腳的,我是在想小嬰兒可能是肚子餓了所以在哭,尿布沒有濕……然後…燒水的時候不小心……弄破盤子了……。」言訖,艾絲蒂爾自責地垂下眼睫。

「妳應該先來叫醒我的,還有,怎麼不開燈呢?」約書亞嘆了口氣,半責備似的語氣,其實有一半是在責備自己睡太熟了,如果他早一點醒來,或許艾絲蒂爾就不會受傷了。

「對不起……」艾絲蒂爾以為約書亞正在生氣。

「咦?小嬰兒不哭了呢!」而後她就像發現新大陸,訝異地望著約書亞懷中的小傢伙。「嘻嘻……一定是約書亞讓人很有安全感呢!」她笑著。

「咦……是……是嗎?」雖然約書亞在洛連特十分受小孩子歡迎,但是他卻從來沒想過小嬰兒在他懷裡沉沉睡去是安全感使然,畢竟過去結社的日子讓他一直懷疑,他是否有給人幸福的權利。也因此在艾絲蒂爾這麼告訴他時,他會紅了雙頰。

 

「阿,水燒開了,咦咦,奶粉跑哪去了!?剛剛明明還在這裡的呀!」相較於艾絲蒂爾的慌亂,約書亞漾開微笑將艾絲蒂爾擱置在爐子另一邊的奶粉遞給她,艾絲蒂爾還是這麼少根經呢!

「讓我來吧,艾絲蒂爾,妳的手受傷了。」他語帶疼惜地接過艾絲蒂爾手中的瓶子。

「唔…嗯…。那小嬰兒讓我抱吧。」艾絲蒂爾不得不承認,約書亞真的有當爸爸的樣子,相較之下,頻頻出錯的自己就像個長不大的小孩。

mapa…」意外的是,正當約書亞將小傢伙交給艾絲蒂爾的同時,小傢伙口中緩緩發出幾個不成字的音。

「……他……他在叫爸爸嗎?」艾絲蒂爾訝異地驚呼。

「應該是……媽媽吧?」第一次面對小傢伙可能學會說話的成長讓約書亞也激動不已,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但是,此時倏然閃過兩人腦中的念頭卻是──小雞會視第一眼看到的人為母親……。

 

──如果是這樣就真的糟了啊!!

 

 

時間回到上午的洛連特市區。

雪拉紮德因為奧利維爾口中所說"緊急的事件"而啟程至埃雷波尼亞帝國一趟,清早,艾絲蒂爾和約書亞在停機坪目送雪拉紮德離開,不過令兩人疑惑的是,雪拉紮德和奧利維爾兩人始終對於這件事行使緘默權,為什麼每個月總會有一、兩次"緊急事件"發生,然後每次都指名雪拉紮德到帝國去協商?

──他們兩個究竟在搞什麼鬼呢?

 

「這次又被雪拉姐逃掉了!」艾絲蒂爾鼓起腮幫子,不甘心地瞪著飛艇離開的方向。

「雖然很好奇,不過算了吧,艾絲蒂爾,總有一天他們會主動告訴我們的。」約書亞勾起一抹微笑,事實上他完全不想探究這件事情,尤其是在經歷過"小酌幾杯"的悲劇之後。

 

由於艾絲蒂爾的好奇心,上個月約書亞奉艾絲蒂爾之命想從雪拉紮德口中套出一點話來,沒想到卻被雪拉紮德強行拉到亞班特酒館,雪拉紮德的意思是要約書亞陪他"小酌幾杯",還嘲笑剛開始不斷推辭的約書亞都19歲了還不能適應這種場面,最後是連愛娜一起出現在亞班特酒館,約書亞最後的下場,想當然爾,是雪拉紮德通知艾絲蒂爾將約書亞"領"回家才落幕,至於套話當然是失敗。

 

「那、艾絲蒂爾我們回協會吧,別忘了雪拉姐不在,是由我們接替雪拉姐的工作喔!」約書亞牽起艾絲蒂爾的手,提醒艾絲蒂爾該回協會處理任務了。

「唔嗯……可惡,約書亞下次我們也到哪裡去放長假,然後把工作都推給雪拉姐吧!」艾絲蒂爾因為不服氣而脹紅的小臉,嚴肅的盯著約書亞,雙手握拳這麼告訴他。

「……呵呵,應該沒有那麼容易。」聞言,約書亞先是愣了一會,而後輕聲笑著。

 

一連串的事件過後,艾絲蒂爾以及約書亞回到洛連特並迎接他們的第19個冬天,也因為經歷過許多事件,兩人都顯得成熟許多。

此時的艾絲蒂爾走在約書亞身後,緊握著約書亞的手,她疑惑著,約書亞的手是不是又變大了?且背影比起過往要來的高大、壯碩許多,面對著不斷在成長的約書亞,雪拉紮德和奧利維爾兩人不時在耳邊重複著"房事"的名詞就讓艾絲蒂爾羞紅了臉,他們說,約書亞是"正常的男人"。

至此,愛娜的後來補上的那一句「妳做好當媽的準備了嗎?」示意著兩人更進一步的發展之後會面臨的問題。

 

總之,一想到約書亞往後可能會對她做的事情,艾絲蒂爾就會無法克制的害臊、語無倫次、四處亂竄,更別說約書亞會有那種機會。

 

總結是,兩人的關係還是在親吻而已。

 

「……蒂爾……艾絲蒂爾?」

「咦咦?什、什麼?」艾絲蒂爾從思緒中回到現實,才注意到約書亞呼喚她很久了。

「妳還好吧?剛剛一直在恍神喔!」約書亞靠向艾絲蒂爾,額頭貼額頭的方式要確認艾絲蒂爾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咦…啊……沒……沒事啦!協會,快點進去,約書亞,到了!」因為約書亞突如其來的親暱舉動使艾絲蒂爾紅了兩頰,連忙把約書亞往協會的方向推,一路上低著頭,當然也沒注意到自己的語無倫次。

「可是……」約書亞還是不放心。

「不要再說了約書亞!往前走就是了!」她大吼。

 

 

「早安,艾絲蒂爾,約書亞。」站在櫃台前方擦拭桌子的愛娜抬起頭向進門的兩人問早。

「愛娜姐早安!」

「早上好。」

 

一進協會大門的艾絲蒂爾馬上忘了剛才在協會外頭發生的事,以游擊士工作為樂的她興奮地飛奔到告示牌前查看今天有什麼好玩的任務。

但是,沒有,告示牌上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咦咦?愛娜姐,這是怎麼回事?」艾絲蒂爾疑惑的指了指告示牌,眼神透露著失望。

「艾絲蒂爾……沒有任務是件好事吧。」約書亞苦笑。

「是阿,艾絲蒂爾,自從你們回來之後,處理任務的速度比之前快很多,況且洛連特治安也不差,哪來的那麼多工作讓你們做……。」愛娜拍了拍艾絲蒂爾一臉失落貼在櫃台上的頭,而後從櫃檯下取出一張委託紙。

「這裡倒是有個麻煩的任務,本來是雪拉接下的,既然雪拉離開,那就要麻煩妳們了。」

「什麼、什麼?!」一聽到有任務,艾絲蒂爾立即復活,漾開笑顏,等待愛娜宣布任務。

「請問是什麼任務呢?愛娜姐。」約書亞將剛才幫忙擦桌子的抹布擰乾,掛在水桶上之後,走到艾絲蒂爾身邊,一同聽取任務內容。

 

「那位是預定今天抵達洛連特的商人,因為工作的關係,會有一段期間住在旅館,然後那位商人會帶著一名約一歲左右的小嬰兒,但因為工作需要東奔西跑以及長時間談話所以不方便帶小孩,因此……。」

 

「要帶小孩……?」

「當褓姆?」

還沒等愛娜說完,兩人已經猜測到他們這次任務的內容。

「不過帶小孩這種事……交給游擊士真的好嗎?」兩人也同時發出疑問。

「本來是覺得妳們兩個年紀沒有其他游擊士來的大,所以把這個任務交給雪拉,不過現在雪拉不在,利吉到王宮去了,鎮上剩下你們兩位游擊士,至於商人為什麼會指名游擊士,這就不的而知了。」愛娜頓了頓,接下去說「兩位,能夠接下這個任務嗎?」

「唔……嗯……。」

「抱歉,愛娜姐,我還是覺得我們兩個人可能沒辦法,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的褓姆,要是小嬰兒出了什麼事,我們兩個也沒辦法負責。」約書亞一臉嚴肅地拒絕了委託。

「我也這麼覺得呢,說真的,帶小孩這種事,委託游擊士真的不合乎常理。」言訖,愛娜將委託紙擱置在一旁,另外搜尋有沒有漏掉的任務。

 

──「不,我們接!」

 

「……艾絲蒂爾?」

「!?」

 

約書亞和愛娜望向聲源,艾絲蒂爾認真的盯著放在一旁的委託單,她認為游擊士本來就應該幫助需要幫忙的人,既然商人委託游擊士,且那時候愛娜也代替雪拉紮德接下委託,他們就有義務去完成。

第二個原因是……這樣可以提早做準備……。雪拉紮德和奧利維爾長期灌輸給她關於"成人"之後的知識,艾絲蒂爾本身也了解或許十年之後會面臨的事情,所以現在先試試看也不為過吧……。

──簡單說就是把別人的小孩當成實驗品。

 

「艾絲蒂爾……,這不是像平常的任務一樣,還有經驗的問題……。」望著語氣堅定的艾絲蒂爾,約書亞明知不可能勸退艾絲蒂爾,還是把情況分析給她聽,因為那分不安不斷縈繞在他的心頭。

「…我知道,可是約書亞,委託人今天就要來了不是嗎?我們沒有時間通知委託人另外找褓姆,難道你想看一個商人帶著小嬰兒東奔西跑嗎?」

 

──這是實話,同時也是藉口。

 

「……。」約書亞無語。

的確,如果商人在談話時有些微疏忽也是會釀成悲劇,反之,因為沒有其他的委託,所以約書亞和艾絲蒂爾可以全力照顧小嬰兒,意外發生的機率應該會比較低一點……。

「那麼,如果確定了,中午委託人就會到達旅館,你們再去跟他確認委託內容吧。」愛娜將委託單摺成小長方形,蓋上協會的認可章,遞給艾絲蒂爾。

 

望著委託單,艾絲蒂爾心想:有細心的約書亞在,應該沒問題的!

殊不知這個念頭會在第二天消失殆盡。

 

──於是,游擊士的褓姆日開始了。

 

 

 

 

有時候他們不得不說,意外總是來的如此突然。

 

X

 

「為什麼約書亞連照顧小嬰兒這種事也能容易上手呢?」發言者:艾絲蒂爾,現在狀態:極度不甘心中,現在動作:趴在桌子上,透過裝著水的玻璃杯瞪著約書亞,準備動作:尋找安全時機搶奪約書亞手中的目標物。

「今天下午漢娜阿姨為我們講解的很詳細了。」是艾絲蒂爾顧著逗小嬰兒玩,沒認真聽的緣故吧。約書亞無奈地晃著奶瓶,應該是差不多了。

「吶,約書亞,也可以讓我試試看嗎?」猶如小孩子乞求父親大人一般,艾絲蒂爾透過玻璃杯放大數倍的懇求眼神傳達給約書亞。如果不是艾絲蒂爾照顧小嬰兒,那麼艾絲蒂爾當初堅持接下任務就顯得沒意義了。

「……嗯…可是小嬰兒應該是吃飽了。」約書亞將奶瓶放在桌上,他也很無奈,況且艾絲蒂爾的手還有傷呢。

「……唔……嗯……啊──算了,我來洗奶瓶總行了吧!」艾絲蒂爾不悅地從椅子上站起,拿起約書亞面前的奶瓶。她一直認為約書亞不允許她幫忙是因為自己笨手笨腳的。

「……艾絲蒂爾。」

「……」很顯然的因為賭氣而刻意不理會約書亞的呼喚。

就在艾絲蒂爾走到洗手台前,打開水龍頭準備清洗奶瓶同時,約書亞的手卻驟然出現,緊握住艾絲蒂爾即將碰到水的那隻手。

──約書亞靠的好近,被那柔細的髮絲觸碰過後都會讓人害臊地紅了臉。

──直到今天才發現艾絲蒂爾的鎖骨很明顯,身上還留著沐浴乳的香味。

「我說,艾絲蒂爾,傷口不能碰到水。」約書亞愀然對著艾絲蒂爾說著,並將艾絲蒂爾的手帶離水源。「如果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怎麼照顧小嬰兒?」

「…唔……嗯……。」抽回自己的手,艾絲蒂爾垂下眼睫,她真的很灰心,一直以來她都為約書亞帶來很多麻煩。常常約書亞會像這樣板起臉對她說教,但永遠都是為了她好,也總是以她為第一優先考量。

「所以,艾絲蒂爾,現在有件事情要交給妳做……」如果說約書亞很寵溺艾絲蒂爾那一點也不為過,看到艾絲蒂爾的失落,約書亞也不忍心苛責她「因為艾絲蒂爾的手受傷不能洗奶瓶,所以奶瓶就由我來洗,艾絲蒂爾妳只要負責讓小嬰兒打嗝就好了。」

「……咦?……由我?」沒等艾絲蒂爾會意過來,約書亞將手中的小嬰兒輕輕推給艾絲蒂爾。

「嗯。」約書亞點了頭,捲起袖子準備開始工作。

「……」艾絲蒂爾愣了一會,在腦中分析約書亞方才所說的一字一句,最後,她露出滿足的笑容「…嗯!就交給我吧!」

 

艾絲蒂爾在餐桌旁踱步著,輕拍著小嬰兒的背,窗外的星子閃爍著,艾絲蒂爾回憶起百日戰爭那一天,母親為了保護她而犧牲,在那時候,為了減低艾絲蒂爾的恐懼,在她耳邊哼起搖籃曲,那段旋律,曾經溫柔的令她感到悲傷。

下意識的在小嬰兒耳畔輕哼那段搖籃曲的旋律,但此時的心情卻是愉悅的,腦中浮現當她還小的時候,母親也可能像現在一樣,抱著她,唱著搖籃曲,哄她入睡,她就能感覺到母親的存在。

搖籃曲,相對於星之所在。約書亞靜靜地傾聽艾絲蒂爾令人意外柔和的嗓音,他憶起卡玲姊姊在他身旁吹奏的星之所在。所以他不只一次希望,如果自己能在教授帶走他之前和艾絲蒂爾相識就好了。

──那是一種神秘的感染力。

 

在小嬰兒終於打了飽嗝並進入夢鄉之後,艾絲蒂爾終於能夠安心地走到桌子前坐下,等待約書亞把被她弄亂的廚房整理完畢。艾絲蒂爾拉來小嬰兒蓋的薄被,覆在自己頭上,垂下的長度正好將她跟小嬰兒包覆住。

──睏意悄悄襲來,有種預感,今晚會有個好夢,來自不久後的未來。

 

約書亞用乾布將自己的手擦乾,終於整理完廚房讓他感到有點疲倦,於是他轉身打算確認有沒有什麼地方遺漏時,卻發現艾絲蒂爾坐在餐桌前低著頭,應該是睡著了,他勾起一抹淡笑,艾絲蒂爾讓他深刻感受到,被人等待著,是何等溫暖的事情。

「啊,窗戶……。」約書亞回神,決定不吵醒艾絲蒂爾,先關窗以免她著涼,等到屋裏屋外都巡視過一次之後再回頭叫醒艾絲蒂爾。

當他經過艾絲蒂爾身旁時,他意外發現,此時的艾絲蒂爾和小嬰兒被薄被覆蓋的樣子,跟『聖母像』十分相像。他不禁想著:

──或許現在艾絲蒂爾還不夠成熟,但他有預感,艾絲蒂爾會是一位偉大的母親,來自不久後的未來。

 

東方既白,光明漸漸到來,寒冬中的晨光溫暖了艾絲蒂爾的雙頰,打敗睡蟲之後,緩緩睜開雙眼,陽光刺眼的使她將雙目瞇成了一條直線,而後她嗅出了濃濃的茶香味,漾起如同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約書亞已經起床了吧!

 

昨夜她在餐桌前不小心睡著了,大概是約書亞將她跟小嬰兒抱回房間的吧?幸好雪拉姐之前再三囑咐她一定要收拾房間,不然那天約書亞夜襲之時,看到凌亂的女孩房,大概也會沒了興致,其實她並不相信雪拉姐說的什麼夜襲,但卻還是乖乖的保持房間的整潔。

 

艾絲蒂爾下床時發現了一旁用椅子圍起來,椅子上還貼心的鋪上一層厚棉被的小床,小嬰兒就安穩的睡在裏頭,約書亞大概是怕小嬰兒摔下床或者被艾絲蒂爾壓扁才這麼做的。

──約書亞真的是時時刻刻都為他人著想著呢,難怪克羅賽跟喬絲特都會喜歡他。

 

「嗚…阿……哇──」

「咿阿阿阿阿阿──怎、怎麼回事!?」聽見小嬰兒從低聲啜泣到大聲哭喊,艾絲蒂爾慌亂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趕緊將小嬰兒抱起,鬼吼鬼叫著。

此時艾絲蒂爾發現自己的左手臂嚴重的痠痛,尤其是抱著小嬰兒時,支撐小嬰兒重量的地方。

或許是母性的本能,不然就是太過於明顯,艾絲蒂爾馬上發現異狀。

「……該換尿布了是嗎?」言罷,艾絲蒂爾將小嬰兒重新放回床上,低頭從委託人的包包內取出尿布。還好因為小嬰兒是女孩子的關係,所以漢娜阿姨的好媽媽教導裡,漢娜阿姨以及約書亞十分強烈的確認艾絲蒂爾學會包尿布之後,才讓艾絲蒂爾將小嬰兒帶回家。

「唔…,換是換好了,但是尿布用完了,等一下到鎮上去買食材的時候順便買吧。」不是委託人準備不夠,而是在練習的時候被艾絲蒂爾"實驗"光了。

 

「艾絲蒂爾,妳起床了嗎?」在艾絲蒂爾換好衣服之後,約書亞的呼喚聲來到艾絲蒂爾的房門。

「嗯嗯,我等等就下樓!」這個時候艾絲蒂爾真的不得不佩服男孩子的體力,昨夜斷斷續續的睡眠,中間不知道起床幾次之後,約書亞還能跟平常一樣早起準備早點。

 

──她知道,約書亞一秒都不允許自己多睡,如果可以的話,約書亞甚至希望能夠永遠不睡覺,這樣他就能時時保持著清醒,去守護他身邊重要的事物,不被奪走。

 

當然也是因為不早點起床準備早餐,她的艾絲蒂爾就要餓肚子了。(大誤)

 

 

那是在用完早膳之後,兩人一起到洛連特雜貨店的事情了,其實一路上約書亞都發覺艾絲蒂爾握著棍子的左手微微發顫著,所以魔獸出現時,約書亞盡可能不讓艾絲蒂爾出手,打算到了鎮上在詢問。

果不其然,當約書亞要提食材而讓艾絲蒂爾抱小嬰兒時,艾絲蒂爾嚴重顫抖的左手很難不讓人注意,且臉上開始沁出汗珠,唇色發白。

「艾絲蒂爾。」約書亞抓住艾絲蒂爾的左手,微微使力。

「咿咿咿咿咿──!!」艾絲蒂爾痛苦的呻吟在他的預料之內。

「……果然是這樣。」約書亞放下食材,接過被艾絲蒂爾右手托住的小嬰兒。「昨天抱著小嬰兒的姿勢不良,所以受傷了吧。」

「唔……嗯……。」艾絲蒂爾真的很不想承認,約書亞昨夜才告訴他要好好注意自己的。

果然,約書亞現在的表情真的很駭人。

──但是約書亞氣的是自己,在艾絲蒂爾身邊,卻不能防止艾絲蒂爾受傷。

 

「艾絲蒂爾,對不……」就在約書亞皺著劍眉開口對艾絲蒂爾道歉的同時,愛娜一臉煩惱的從協會走出,頓時吸引了兩人的目光。

「愛娜姊!」艾絲蒂爾率先出聲。

「嗯……艾絲蒂爾,約書亞……」她喃喃念道,極度不正常。「只能麻煩你們了嗎……?」

「愛娜姊,發生什麼事了?妳好像很苦惱?」艾絲蒂爾完全遺忘自己受傷的事,反關心起愛娜。

「今天早上接到一位地理學家的委託,要到礦坑做調查,以往都是利吉陪同,但利吉還沒從王宮回來……。」愛娜無奈的敘述著。

「……」

「……」

連約書亞跟艾絲蒂爾都陷入沉默,畢竟兩人還有充當褓母的委託。

「目前還留在這裡的游擊士就剩你們了呢,但是你們的工作要到大後天才會結束……」

「……」艾絲蒂爾無語,眼神卻飄向約書亞。

「……艾絲蒂爾,妳說吧。」約書亞只覺不安逐漸擴大。

「……如果可以……我們其中一個人可以接下委託……。」

果然,約書亞只覺太陽穴發疼。

──強烈的不安告訴他,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艾絲蒂爾,但脫口而出的話卻永遠依循艾絲蒂爾。

 

 

就這樣,約書亞鑒於艾絲蒂爾負傷而接下了突如其來的委託,留下艾絲蒂爾一個人照顧小嬰兒。

 

──請空之女神代替他保護艾絲蒂爾吧,他這麼對蒼穹乞求著。

創作者介紹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