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4063744590.jpg 

 特地為阿雪上傳的文、

 

 

﹝上篇﹞

 

聖誕節,是布萊特家一年中重要的節日之一,萊娜亡故後,約書亞加入布萊特家之前,艾絲蒂爾和父親卡西烏斯的約定,這一天,不管有多重要的工作,卡西烏斯都會回到布萊特家陪伴艾絲蒂爾,即使是在聖誕節晚上十一點五十九分,卡西烏斯‧布萊特,從來不爽約。

 

約書亞加入布萊特家之後,因為聖誕節正好介在約書亞的生日跟新年之間,重要性無疑又提高了,甚至有時候,卡西烏斯會為了這三個節日,從約書亞生日當天讓自己放假到新年過後,畢竟平時工作繁忙的他,只有在這個時候能夠好好的陪伴兒子女兒。

 

──兒子以及女兒的存在,是他生活的一大重心,時時刻刻都惦記著。

──不過這種為人父母的心情,那個蠢女兒艾絲蒂爾大概要等到當媽媽之後才會體會到吧?

 

卡西烏斯輕吁了一口氣,望著白雪皚皚的窗外,若有所思。

──今年約書亞的生日被艾絲蒂爾獨占了,請工務繁忙到不可開交,聖誕節之後再回家看看吧!

 

──艾絲蒂爾出生後的第二十個聖誕節。

 

 

「咕嗯……」冷冽的氣息從腳底襲來,緊捉著棉被的少女將自己的身體又稍稍往被子裡鑽,冬天會使人的活動力大大降低這還是真的呢。

 

「艾絲蒂爾,該起床了喔!」

那是約書亞的聲音,瑟縮在棉被裡的艾絲蒂爾咕噥了聲,轉了一個方向,再次握緊抓著被褥的手,陷入沉沉的睡眠之中。

她不想起床,現在是利貝爾的冬天,外頭已經開始飄雪,白皚皚的雪花覆上窗櫺,從清晨開始她就聽到外頭鏟雪的聲音,想必是約書亞一大早就起床將屋頂上以及屋外的雪清乾淨吧。

現在是約書亞跟艾絲蒂爾的休假日,從約書亞生日當天到新年結束,這段期間游擊士協會也近乎公休狀態,除非有重大的委託,不然基本上從聖誕節開始洛連特的游擊士們都開始放假。也幸好因為聖誕節跟新年歡騰中帶有點莊嚴,一般人比較不會在這段時間內作亂。

「艾絲蒂爾,再不起床早餐就要結凍了喔!」

約書亞催促艾絲蒂爾起床的聲音再度傳入耳中,艾絲蒂爾裝作沒聽見將被子蓋的緊,今天的氣溫真的讓艾絲蒂爾想這麼冬眠算了。

蕾恩在幾年前加入這個家族,艾絲蒂爾將自己的房間讓給蕾恩,雖然蕾恩通常都在國外以及蔡斯工作,但偶爾還是會回到布萊特家,艾絲蒂爾也不時會幫蕾恩打掃房間,這大概也是相較之下蕾恩比較喜歡向艾絲蒂爾撒嬌的原因。

那麼艾絲蒂爾此刻躺的床是誰的呢?

「艾絲蒂爾。」

乍聽之下平靜但實質是有點不耐煩的聲音來到了床邊,床的主人皮笑肉不笑的盯著床上那一團好似棉被滾成的球。

艾絲蒂爾當然也意識到再不起床會發生可怕的事,只能乖乖的從球體露出一顆哀怨的頭,面對著約書亞。

「今天,游擊士休假不工作,請,讓我再睡一下下。」艾絲蒂爾是如此畢恭畢敬肯求著。

「不行,不可以,這是不被允許的。」約書亞也用三重否定慎重拒絕。

「一下下就好。」少女加大了一點音量。

「這是妳今天早上第五次這麼對我說。」意思是他這次不會再讓步。

「一下下就好約書亞你是小氣鬼嗎我是女孩子多睡一點是理所當然的呀!」一口氣將話說完,艾絲蒂爾不讓約書亞有反駁的空間,拉起被子打算就這麼冬眠了。

「看妳這麼有活力起床也是理所當然的如果妳有力氣和我爭辯不如乖乖起床吃早餐。」好一個反擊,約書亞瞬間抽過被子,讓接觸到冷空氣的艾絲蒂爾不禁打了個哆嗦。

「約書亞你好過分。」她鼓起腮幫子。

「好了,等一下還得到緹歐家去,別忘了今天和緹歐約好的事喔。」言罷,約書亞為了防止艾絲蒂爾又躺下去繼續夢周公,將被子帶出了房間。

「啊啊啊啊啊──討厭我想睡覺啦!」和緹歐約在下午,早上讓她多睡一點又不會怎麼樣!

但約書亞的聽不到看不到什麼都不知道的丟下艾絲蒂爾離開房間,強迫艾絲蒂爾下床換上保暖的衣服。

 

──總覺得最近似乎十分嗜睡,因為天氣冷嗎?

──不,以往的冬天她都是活力十足的在院子裡跟約書亞或者老爸打雪仗。

 

 

今天的艾絲蒂爾很不正常,與其說今天,不如說是從幾天前開始,艾絲蒂爾已經坐在餐桌前一段時間了,但卻只是握著手中的湯匙望著餐桌發呆,然後會突然打起瞌睡。

本來約書亞以為是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起初他會拿件外套披在艾絲蒂爾身上,人在睡覺的時候最容易著涼,但他發現這種狀況越來越嚴重,甚至之前在執行委託清掃魔獸的時候,艾絲蒂爾使棒術的動作會突然緩下來,或者在佈告欄前面呆愣上好一陣子,他一直以為艾絲蒂爾是在篩選委託,但他卻發現艾絲蒂爾眼神失焦,感覺上就是睜著眼睛在睡覺。

 

──好吧,這回又是什麼了,拿著叉子桶桌上她最喜歡吃的魚。

 

「艾絲蒂爾,那尾魚跟妳有仇嗎?」這不是開玩笑,因為艾絲蒂爾面目猙獰瞪著那尾魚。

「我,討厭吃這種魚。」

「……咦?!」約書亞不是訝於艾絲蒂爾將開始將魚分屍,而是這些年他早已將家中每個人的味蕾摸熟,誰喜歡吃什麼,掌廚的約書亞是最清楚的了,但此時艾絲蒂爾居然將她以往最喜歡吃的魚當成仇人,這到底……?

「那……那就別吃那魚了吧!」或許是因為魚不新鮮,擅長釣魚的艾絲蒂爾能夠清楚分辨魚的新鮮度,放在餐桌上那麼久了,魚當然會失去牠的味道。

「……嗯。」

約書亞真的開始慌了,本來要開始用餐,但當艾絲蒂爾環顧餐桌一圈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將臉貼在餐桌上,不但雙頰鐵青一片,還一臉嫌惡。

 

──約書亞可以拿他最珍愛的口琴發誓,今天早上的料理都是艾絲蒂爾平時最喜歡吃的,因為今天是聖誕節所以約書亞才特別準備的。

 

「艾、艾絲蒂爾,妳還好吧?」

放下正在沖洗的餐盤,約書亞將手擦拭乾淨之後來到艾絲蒂爾面前,將自己的額頭貼上艾絲蒂爾的。

結論是,沒有發燒。就算有發燒也不可能對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嫌惡成這樣。

「我……你不可以生氣喔,約書亞。」艾絲蒂爾還有所顧忌的先提醒約書亞。

「嗯,有什麼不舒服就說吧。」

「其實,我不想吃。不是那種肚子不餓的不想吃,而是想吃漢娜阿姨煮的料理。」艾絲蒂爾當然照實說出來了。

「……咦?可是,下午就會到緹歐家了,妳就先將就一下吧。」

人家說再怎麼喜歡吃的東西也有膩的一天,約書亞認為大概是那天來到了,但不吃東西的艾絲蒂爾比較令人擔心,所以約書亞還是催促艾絲蒂爾先把早餐吃完。

「可是……真的吃不下。」艾絲蒂爾抿了抿唇,深怕會傷害到約書亞。

「唔……會不會是因為冷掉的關係呢?我去加熱一下,多少還是吃一點,不然血糖會過低喔!」言訖,約書亞將桌上的料裡全部端回廚房,打算再加熱,天氣果然太冷了,才暴露在空氣中沒多久就冷掉,連味道都消散了。

也難怪對美食很講就的艾絲蒂爾會吃不下。

 

──這是約書亞單方面的想法。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才令約書亞措手不及。

在約書亞加熱食物同時,艾絲蒂爾坐在餐桌前,趴在餐桌上小睡一下,睡夢中飄來陣陣食物的香味,但那股本來應該是聞之欣喜的味道,卻令艾絲蒂爾的胃部翻絞的厲害,沒多久從食道到口腔,好像有股東西要竄出來似的難受。

 

「嗚呃……嗚……」

艾絲蒂爾碰地從餐桌前站起,約書亞被聲響吸引而轉過身一探究竟,沒想到卻看到艾絲蒂爾正痛苦的摀住嘴,眼眶被熱液充滿,微微顫抖的身體。

「艾絲蒂爾!妳還好吧!?」約書亞草草關上爐火,立刻奔到艾絲蒂爾前面,但艾絲蒂爾卻重重的推開約書亞,往廁所跑去。

 

「艾絲蒂爾?」

約書亞擔憂的站在廁所門外,詢問艾絲蒂爾的狀況,一面揣測艾絲蒂爾不適的原因,會不會是昨天晚上的食物出問題?但是約書亞自己本身並沒有任何異狀。還是感冒了?他今天早上果真不該去搶被子的,但是感冒的症狀會這麼快就出現嗎?而且一離開被子的艾絲蒂爾馬上就穿上保暖的衣物了啊。

「唔、咳咳、呃嘔……好難受……」艾絲蒂爾的呻吟聲就這麼傳來。

什麼都吐不出來。

艾絲蒂爾望著洗臉盆,明明感覺到有東西從食道竄出,但她卻什麼都吐不出來,照理來說這是正常的,因為艾絲蒂爾空腹當然吐不出東西,但艾絲蒂爾疑惑的是突如其來的噁心感。

 

 

「艾絲蒂爾、約書亞,我來玩了喔!」朝氣十足的成熟嗓音從大門傳來,約書亞轉身對上雪拉紮德的臉。

「……雪拉姐……。」是不是該請雪拉姐進去廁所一探究竟呢?

「唷,約書亞怎麼皺著眉頭?」雪拉紮德問道。

「不……那個……。」

在約書亞交待了這幾天艾絲蒂爾的不尋常以及今天早上的事件之後,雪拉紮德的臉慘白一片。

 

──「天吶、約書亞,有讓教區長診斷過了嗎?!」

 

所以她們三個人現在就在洛連特的教堂裡。教區長正在替艾絲蒂爾診斷,而雪拉紮德跟約書亞則順道在教堂禱告,因為聖誕節,也因為艾絲蒂爾的不適。

 

──教堂裡的小房間內

 

「艾絲蒂爾。」

「教區長,怎麼了嗎?我感冒了還是得重病了?為什麼你一臉凝重?」艾絲蒂爾不解的望著教區長。

 

──「妳知不知道……妳已經懷孕六週的事情?」

教區長臉色凝重是因為,前天還看著艾絲蒂爾有朝氣的追趕著魔獸,天知道她那個時候已經懷有身孕……。

 

{待續}

創作者介紹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語光
  • 賴床對話讓我笑了XDDDD
  • 嗯哼、這篇文啊殤也是邊打邊笑呢!

    撫殤-A.Sa 於 2010/01/07 00:53 回覆

  • cutebeer
  • 感覺很不錯呢ˇ少後續讓人覺得有些可惜到XD"

    是說約書亞後面那算後知後覺的反應讓覺得好可愛喔ˇ
    有機會很想看看下集呢︿︿(其實主要想看小小艾和小小約)(爆)
  • 初為人父就別計較了XD

    嗯哼、啊殤也不想就這麼放棄這篇文、
    或許哪天會把這個坑填起來 (遠目)

    撫殤-A.Sa 於 2010/01/13 23:21 回覆

  • 新人一個
  • 看了實在感動啊~~!
    不過,本人自己也假想之後的事(自己做後續)
    千萬不要誤會!!!沒有蓄意抄襲之意!!!
    獻醜了~~~!
  • 啊啊殤好感動真的!!!
    沒想到居然有人把它接下去了,希望可以知道閣下大名!!
    啊殤因為家裡的關係不能常來這裡,連留言也很久才能看一次,再加上接下來阿殤就是名副其實的考生了,所以真的真的感動!!

    關於以下的劇情,除了一個好大的BUG,就是...艾絲蒂爾該開始是被發現懷孕六個星期...不是六個月...不然其實可以不用隱瞞的說XD

    剩下的劇情雖然跟阿殤本來想的有點不太一樣,不過看完之後還是覺得好滿足,好像從一開始阿殤就從讀者的角度去欣賞,而不是阿殤自己的文的延伸物。

    總之,雖然不知道妳是誰,但是阿殤真的很感謝!

    撫殤-A.Sa 於 2010/06/30 14:59 回覆

  • 新人
  • 「啊!這…怎麼可能啊!!這…一定是早上天氣太冷所造成的噁心和肚子痛!!這…」艾絲蒂爾回過神跟教區長驚訝的答道。

    只見教區長以凝重的眼神看著艾絲蒂爾,並對她說「以空之女神發誓,這是一個新的生命即將誕生,依我多年的經驗,絕對錯不了。艾絲蒂爾,妳可要開始注意身體了,不能像以往去游擊士協會接任務了,在家裡多休息,別出遠門,叫家人多照顧妳,我會在教會幫妳向空之女神祝福妳的。」

    教區長單膝跪在教會的紅地毯上,將頭低下,雙手呈禱告姿勢,默默的為艾絲蒂爾祈禱,此時,艾絲蒂爾因為承受不住壓力,剎時,跪了下來,低下了頭,並竊竊私語了一番

    「這…怎麼可能,我…」眼看自己就快飆下淚來,但卻忍住了,她知道,若將教區長的事跟他們說,他們一定會擔心的,所以,艾絲蒂爾決定暫時不說出自己懷孕6個月的事。念了一番後,便站起來走出了教堂。

    X

    「艾絲蒂爾,你還好吧? 」約修亞有點著急的問

    「嗯!小菜一碟啦!沒什麼好擔心的,只是早上冷到了,不想吃早餐而已!」

    「真的嗎?剛才看妳表情有點不對,而且還嘔吐,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 」

    「沒事啦!...真的沒事啦!好了!差不多要到緹歐家了,在不去,會遲到的,我們走吧!」

    雪拉紮德突然凝重的看著艾絲蒂爾並問到: 「剛才你去給教區長診斷過,結果如何?」
    這一問,艾絲蒂爾反而惱怒了起來,加上她又懷孕身體不適,便大聲的說道: 「不是說過了嗎!因為早上天冷而不舒服!別再問我這個問題了!!」

    艾絲蒂爾這一叫可嚇到了雪拉紮德和約修亞, 雪拉紮德對艾絲蒂爾的態度有點生氣,但是被約修亞給攔住了,一段時間後,化解了兩個人的凝重氣氛,艾絲蒂爾看來還是有點生氣,回家後,上了二樓將門反鎖了, 雪拉紮德和約修亞怎麼樣說服艾絲蒂爾,她都不開門


    X

    一個小時過去了, 雪拉紮德和約修亞座在客廳的椅子上等艾絲蒂爾,不見她下樓來,此時約修亞跑了一趟緹歐家,把原訂計畫在她們家過節改為這裡過節。差不多又過了半小時,約修亞回來了。

    「雪拉姊,我順便買了一些慶祝聖誕節用的物品,食物和酒回來了,怎麼了?」

    雪拉紮德的表情變為更沉重,深呼吸了一下,便問約修亞說: 「約修亞…」

    「嗯?!」約修亞疑惑的看著雪拉紮德,並一邊放下剛買的東西在桌上

    「你是不是跟艾絲蒂爾有發生過關係了!!」

    「啊?!」約修亞驚訝的回答道,且回說「我不懂妳說的發生關係是指……」

    「講白一點,你跟艾絲蒂爾又沒有”做愛”!」

    這時約修亞脹紅著臉,並且跟雪拉紮德說道: 「…嗯,是有過一次!」「但是那是有一天,艾絲蒂爾跟我說道:”我們長大了,應該要做大人愛做的事”然後我在不了解的狀況下,被她推到床上,然後,嗯…,不方便說了!」

    看著約修亞脹紅著臉,雪拉紮德微微了笑了一下,約修亞不知道雪拉紮德在笑甚麼,好像在嘲笑他那件事似的並脹著臉反駁道:「每個人都有他的第一次不是嗎?何況我是被不知情狀況下的…」說著,不知不覺又臉紅了起來。

    這時候,雪拉紮德才說道「哎呀哎呀!可沒笑你做錯了事喔!那我大概是知道怎麼回事了,你可要有當爸爸的心理準備喔!!」

    「當爸爸?!」約修亞遲鈍了一下,並突然嚇到的叫說「我要當爸爸了?!那就表示艾絲蒂爾她…」

    「她懷孕了,從早上她嘔吐我就發覺不對勁,你該不會完全沒發覺吧!?」

    「我是真的不知道艾絲蒂爾發生這樣的事」說著約修亞也沉重了起來,表情也變得消沉了一點,似乎不太想講話了


    X

    「碰!!碰!!碰!!」突然聽到敲門的聲音,那兩個人宛如從夢中醒來似的,一個敲門聲把剛才凝重的氣氛給打破了,此時那兩個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要誰去應門才好

    「喂!開門啊!!我們大老遠從別處趕來,不要沒人應門啊!!!」一個聲響如雷般大聲,打破了這屋子的寧靜,嚇的約修亞急著去應門
    「抱歉!你是誰啊?」約修亞似乎不記得這個人,只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對他嚷嚷的說: 「你竟敢忘了我是誰?!開門!!我要讓你知道我是誰!」

    突然聽到在那青年旁邊又傳來了一道清柔的聲音: 「哎呀!不要生氣,約修亞哥哥和艾斯蒂爾姊姊可能在忙,約修亞哥哥,可以讓我們進去嗎? 」

    這時他們才知道原來是阿加特和緹坦來了,約修亞很抱歉的幫他們開門,只見一開門,阿加特抱怨了一番「真是的!都怪那個大叔,沒事說今天晚上要吃烤肉,叫我去找一些肉,害我跑了一趟柏斯市!花了我不少米拉,還有…」

    「哎?啊加特哥哥,你不是說要順便來看艾絲蒂爾姊姊的嗎?團聚也很好啊!爺爺等一下應該跟爸爸就會到了,媽媽…」

    阿加特突然變得有點緊張,急著問緹坦說: 「艾…艾莉卡也會來嗎?? 」

    緹坦微笑著答道「媽媽今天沒辦法來,在帝國那裡有一些事情,所以只有爺爺,爸爸和你而已」

    聽完緹坦的話,阿加特鬆了一口氣,至少在今天,不會被艾莉卡整得很慘,在旁的約修亞和雪拉紮德也笑了一下。

    “是的,我不應該一直擔心這件事,沒有顧慮到其他的人”約修亞心裡這麼的想,但是還是對艾絲蒂爾的事有些過意不去,想要外出走一走,客人卻剛好到家作客,在約修亞兩難掙扎的狀況下,雪拉紮德突然開口說: 「哎呀!今天是聖誕節平安夜,怎麼沒有準備禮物呢?約修亞,你幫我去挑一些禮物好了,這些米拉先給你用,挑好再回來喔! 」

    其實從雪拉紮德的眼色來看,是暗示約修亞趕快出去透透氣,這裡她來應付,

    「耶?你要出去啦?要我陪你一起去買嗎? 」

    「謝了,阿加特兄,我自己出去挑選一些禮物就可以了,不必麻煩了」

    「我們就暫時在家裡等你回來了,約修亞哥哥」

    「喔,對了,有陳年的酒,記得帶來給我喔!越老的越好! 」

    「知道了…雪拉姊,你也不要喝太多吧= =」他知道雪拉紮德後面那句話別有用意,像是一種報答方式,雖然這種條件不太健康,但是在臨走之後,約修亞不忘記謝謝雪拉紮德給他這次機會

    約修亞他知道,除了艾絲蒂爾外,剩下能傾訴的對象莫過於父親和克羅賽公主,父親要晚上十點搭上最後往洛連特的定期船,大概十點半才會到家,那也太晚了,等不到父親回來,所以決定先去找克羅賽,

    約修亞搭上了三點的定期船,好不容易在四點多到了王都。到了城堡面前詢問守衛,才得知克羅賽在梅威海道上看海,

    又過了半小時,約修亞好不容易在海灘上找到克羅賽,一個飄逸薰衣紫頭髮的女孩,身上帶著陣陣的花香,穿著泛黃色的連身衣裙,帶著夏日用了涼帽,帽上乃沾一朵小白花,別有風情的坐在冰冷沙灘上的石頭望著遠處的紅霞,如仙女一般的美麗。

    約修亞看到這一幕,不禁也臉紅了起來,這時回過頭來才發現有人在看她

    「啊!這不是約修亞嗎!你怎麼在這裡裡啊!你應該現在人事在洛連特的啊!難道是要找我有事? 」

    約修亞鼓起勇氣說道: 「現在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妳和父親了,父親在忙,所以先來找妳,說…一些事情…」

    克羅賽見約修亞有一臉愁眉苦臉,便問到: 「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了?跟艾絲蒂爾吵架了嗎?還是有心事?沒關係,儘管說,我盡量給你最好的答案」

    話一說完的瞬間,約修亞哭了起來,突然緊緊的抱住克羅賽哭著說: 「艾絲蒂爾!我對不起你!艾絲蒂爾!我對不起你!」

    克羅賽被約修亞的舉動嚇到了,但是馬上就能反應過來,安慰他說: 「沒關係的,我在聽,你慢慢告訴我吧!」

    在夕陽下,約修亞一五一十的跟克羅賽說,克羅賽大概聽懂就回答說: 「那為什麼不回去關心一下艾絲蒂爾呢?」

    「他將門反鎖,不讓我跟雪拉姊進去,大概是早上的那件事吧!」約修亞嘆氣的說道

    「你應該跟艾絲蒂爾一起出去走走,或許能化解你們之間的感情,也許,去最有你們回憶味道的地方最好了」克羅賽弄了一弄頭髮,臉紅的說道

    「最有回憶的地方…嗯…知道了,謝謝妳聽我講那麼久,我也該回去了…」約修亞微笑道

    「嗯,不會的,還有,男生會做…做…那件事是很正常的,不要太…在意」說著,克羅賽的臉又紅了起來,約修亞也脹著臉跟她說: 「知…知道了啦!不要再提這件事了啦!」

    在走之前,克羅賽給他最完美的微笑,這時,約修亞才知道,其實他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走了不忘向克羅賽道謝

    約修亞決定徒步回家,一路從盧安走回絡連特,到了轉角的一家店,他停下了腳步,緩慢的走進了這家店,被這家店吸引住了

    “匡啷!匡啷!”只見一位中年的白髮男子走了出來

    「歡迎光臨,聖誕快樂!有需要買什麼嗎?要我介紹給你嗎?還是…聖誕用品!」

    他笑了一下,並問道: 「你們這而有沒有陳年的酒,還有,買一些布偶回去當聖誕禮物」

    那老闆打量了約修亞一番,並悠悠的說道: 「好久沒看到琥柏色眼睛的人了,上次看到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個女孩子,長得非常漂亮,跟妳的年紀差不多,當她光顧我的店時,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虎柏色的眼睛,看似非常成熟,手上還握著棕色的口琴,吹了一首曲子給我聽,旋律還挺悠揚的,這首叫…嗯? …」

    剎時,約修亞嚇到了,他試著冷靜,但都壓抑不了自己的情緒。那是已久的感情,突然一溢而下,他拭了拭眼淚,並拿出口琴,吹了那一首(請讀著自行想像)

    「啊!對!就是那一首!帶著淡淡的悲傷,在結尾又有美滿的結局,這首名子叫…」

    當約修亞正要開口說時,”匡啷!”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踏著輕盈的腳步聲,走道約修亞面前,並說道: 「那一首曲子叫星之所在喔!非常好聽,我也曾被這首曲子著迷過,也愛上這首曲子的主人。」

    約修亞回頭一看,看見了艾絲蒂爾,心中嚇了一跳,他終於忍不住了,投向了她的懷抱,哭了起來,便念到: 「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不好,對不起!」

    艾絲蒂爾知道他在說的是什麼事,自然也安慰約修亞,兩個人是如此的甜蜜,能接納彼此,多感動的時刻啊!

    (約修亞:對不起!艾絲蒂爾,我錯了!對不起!
    艾絲蒂爾:不要在意,我一點兒都沒在意,在我懷裡哭吧!我不會告訴他們的!
    這是你和我的秘密喔!)

    一段時間後,他們逛完了那小店,走出店裡穿上保暖衣物後,約修亞好奇的問: 「妳是甚麼時候出來的,又怎麼知道我在這呢?」

    艾絲蒂爾挺著鼻子回答約修亞說: 「我是聽到你要出去買東西,才偷偷從二樓爬下來的,正在著急的找你時,突然聽到轉角那家店有悠揚的音樂傳出,隨著音樂,就找到你啦!!厲害吧!」

    約修亞苦笑了一下: 「真是拿你沒辦法!我們也差不多快回家了,可能他們都準備好了,剩下”主角”還沒登場呢!」

    艾絲蒂爾很天真的回答「嗯!我們回去吧!」

    艾絲蒂爾走在很前面,約修亞則是慢慢的在後面走,邊走邊想著事情,
    “她真的像懷斯曼講的一樣,有一顆善良的心,太耀眼的光芒照出我的黑暗,讓她誤入歧途”約修亞沉重了起來,並思考如何隬補對她之前的傷害
    (艾絲蒂爾像一顆耀眼的光芒,太亮反而照出了我的黑暗,怕讓她誤入歧途)

    但是,在雪地上,轉身看懷孕的她,像在雪地裡孤拎而獨立的少女,總是缺少依靠,需要人陪伴一同成長,也需要一個有責任的爸爸!

    (一個獨立的少女,總是要比別人多一倍的勇氣,才能達成自己的願望)

    約修亞想著想著,突然,艾絲蒂爾跌倒了,約修亞忙著跑到她面前

    「妳還好吧!有沒有受傷?可以站起來嗎?」

    「…嗯,可以的…我可以…」話未說完,又整個跪了下去,把約修亞嚇到了,

    「別再逞強了,我扶你吧,走,我們一起回家」

    「不,我要靠自己的雙腳走路,我曾依靠太多人的幫助了,我也該學學站起來了,我…並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能像以前一樣任性,我…還要做一個母親!!」

    這句話打動了約修亞的心,讓約修亞不再有離開她的念頭,決心當個好爸爸

    「嘿咻!啊!一咻!啊!一咻!...」艾絲蒂爾扶著她的棍子一跛一跛的走向家,對其他人而言,回家是很簡單的,對艾絲蒂爾而言,是一個極痛苦的挑戰

    “我要當爸爸,必須是個好爸爸,這樣她才會幸福”約修亞想著想著,突然快走到艾絲蒂爾前面,並背起了她

    (幸福,就是有人依靠,有人可以傾訴,愛情正証明幸福的存在)

    「約修亞!你…在幹嘛?!我…可以走的!不用啦!這樣…我很丟臉的!>//<」

    「並不會丟臉,因為”我還要做一個好爸爸!”所以,並不丟臉!」

    艾絲蒂爾在約修亞的背上泛紅了眼光,將世界上最幸福的,最單純的笑容留給了約修亞
    (約修亞可真厲害,簡直是少女殺手,那麼快就奪走了兩個女孩的笑容= =)
    “碰!”伴隨著開門聲,艾絲蒂爾和約修亞打開了家門,但一個人都沒有,也沒開燈,只有冷清的風往家裡灌進來,和一個老舊的壁爐,正在緩緩的燒著木柴,發出滋滋的聲音,約修亞感到奇怪,奇怪的是沒有半個人在家?

    當約修亞開燈時,跟艾絲蒂爾接到一個大驚喜!

    大家一口同聲: 「聖誕快樂!約修亞!艾絲蒂爾!」

    「大家…」艾絲蒂爾有一點高興過度,也是被驚喜嚇到了

    「真是的!約會時間也是要有分寸的嘛!姐姐我可會生氣的喔!」雪拉紮德冷笑一番

    「聖誕節也要人家陪!你這沒大腦的女人!」橋絲特笑著說

    「妳又說誰沒大腦!?別再小看人了= =」

    「那你還需要人家背?真是的!還找約修亞,可辛苦囉!」僑絲特譏笑了一番

    艾絲蒂爾脹紅了臉說: 「那…那…那也是沒辦法的嘛!我剛才膝蓋扭傷了!約修亞只是幫我一個小忙而已!嗯,也祝你聖誕快樂橋絲特!」

    「啊!嗯!...等一下!誰要你祝福我啊!真是的!」橋絲特裝生氣樣

    「也別那麼小器嘛!何況艾絲蒂爾已經不計較了!也祝福一下她吧!」約修亞笑著說

    「哼!你真是一點也不可愛!好啦!祝妳聖誕快樂!」橋絲特不耐煩的說

    「聖誕快樂,艾絲蒂爾!」一個熟悉溫柔的聲音傳在她耳邊,轉身過去,原來是克羅賽和尤莉亞上尉,

    「啊!科洛絲!聖誕快樂!真是好久不見了,你們怎麼也來了?」

    尤莉亞像前解釋了一下: 「那是因為在宮廷的事早上都處裡完了,克羅賽公主,特別邀請我到來的」

    克羅賽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是我自己太任性了,還硬拉尤莉亞來這裡過聖誕節」

    「不會啊!我覺得很高興!」艾絲蒂爾笑了出來

    「好久不見了,兩位大英雄,最近過的好嗎?」

    約修亞答道: 「嗯!穆拉少校,你有到代表…」

    突然聽到了悠悠的吉他聲,並回答: 「友情就是永遠不分散,也是最美麗的象徵對吧,約修亞君!」

    穆拉有一點生氣,對約修亞說: 「對不起,這個大賴皮一直要過來,要阻止他也很困難」

    約修亞苦笑著說: 「不會!...大家都是來過節的,不會太在意,這次可又麻煩你了!」

    奧利維爾帶著陶醉的笑容道: 「那請讓我為你們送上一首我創作的安眠曲」

    「那我就先讓你早點安眠!要嗎?」穆拉用諷刺的言語說著

    「還是不要了…」奧利維爾有些失望

    「呦!是你們啊!聖誕快樂啊!」陣大笑著說著

    艾絲蒂爾說道: 「你也是,聖誕快樂!」

    約修亞道: 「好久不見了,陣先生,最近好嗎?」

    陣笑了一下,並拍了一下約修亞的肩膀說: 「嗯!好的不得了!我最近還在共和國開了東方武術館,有機會,你們倆務必賞光一下啊,哈哈哈…」神情像之前一樣,豪爽的個性令人懷念

    「小約!小艾!我們也來囉!」一個熟悉的聲音,和另一的熟悉的罵聲: 「朵洛希!妳給我過來!妳又打破人家盤子了!看你怎麼辦!」

    艾絲蒂爾苦笑著回答: 「沒…關係啦!聖誕快樂!奈爾!」

    奈爾轉過頭,刁了一根菸,回答道: 「呦!聖誕快樂!艾絲蒂爾!約修亞!」

    約修亞: 「聖誕快樂!奈爾前輩,目前有好的新聞讓你報導嗎?」

    奈爾: 「今天晚上將會有大新聞,王都格蘭賽爾聽說準備了世界最大的聖誕樹,聽說裝飾很華麗,還會閃閃發光,這得要感謝拉賽爾博士的發明!導力技術又增進一步了!」

    約修亞疑惑道: 「那你們今天不去採訪嗎?這樣可以嗎?」

    「今天是平安夜,我不想破壞和平的氣氛,所以來你們家過節,還帶了一個傷腦筋的人來(顯得有點抱歉)」

    約修亞和艾絲蒂爾傻笑了一下,突然背後出現了影子,拍了拍他們的肩膀說: 「不錯!不錯!你們氣色看起來挺好的嘛!是不是又去哪邊玩回來了!」

    艾絲蒂爾回過頭來,並冷眼看他: 「死老爸!這麼晚才回來!又去哪鬼混了!?」

    卡西烏斯笑著說: 「走走路,不行嗎?」

    約修亞: 「看來父親還是一樣跟以往有精神,太好了!」

    阿加特有點抱怨又笑著說: 「大叔沒有沒精神過一次的,他只會讓我們沒精神!!」

    緹坦在旁偷偷的笑了一下

    卡西烏斯騷了一下頭,並且說道: 「唉!過節嘛!不要說的這麼掃興!我今天是把特別嘉賓給帶回來了,畢竟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玲: 「艾絲蒂爾!聖誕快樂!玲有做乖孩子喔!」

    艾絲蒂爾: 「嗯!玲不會變壞的,我相信」艾絲蒂爾拿出自信的笑容

    「喂!我說!莉茲!也吃太多了吧= =人家可是還沒吃啊= =」某一位青年無奈的看著一個修女一直吃東西

    朵洛希: 「啊!啊!是”蔥頭,格拉漢姆”神父啊!」

    凱文無奈的又跟她解釋一便: 「我不是蔥頭!是凱文!」

    「凱文先生,聖誕快樂啊!」艾絲蒂爾高興的說

    「真是勞駕你們了,大老遠從別處來」卡西烏斯問道

    「不會的,其實…」凱文解釋了一番,並跟卡西烏斯聊天了一下

    在這次的聖誕節平安夜裡,反而大家都到艾絲蒂爾家過節了,雖然小,但是大家的心卻是容的下的,希德中校,理查德,摩爾根將軍和漢娜小姐也都到了,為了今天

    約修亞避開了人群,到了外面,坐在草地上,吉爾坐在他旁邊,邊喝果汁邊跟約修亞聊天
    「你好像有許多事情似的,可以聊聊嗎?」

    「嗯!我並不太介意,你問吧!」

    吉爾放下了飲料罐,便問約修亞: 「是艾絲蒂爾的事,對吧!」

    約修亞微笑的點了一下頭,再拿起了吉爾的飲料,喝了幾口後,便問吉爾: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你只要照實回答我就好了!」

    「嗯?」吉爾不解道

    「你覺得我配的上艾絲蒂爾嗎?」這對約修亞來說,似乎是個蠢問題,但是他希望別人能給他意見

    吉爾想了一下,要回答時,突然被人給搶答說: 「一定配得上,只是看你有沒有責任感!!」

    「奧利維爾?!」約修亞疑惑道

    奧利維爾突然很嚴肅的回答道: 「你若再說這些話,你就沒資格喜歡上艾絲蒂爾,對自己沒自信是最大的失敗!」

    穆拉: 「你應該再多了解她,因為我覺得她了解你反而比你了解她還多」

    理查德: 「多點時間跟她相處吧,趁你有機會時」

    突然,聽到室內碗盤散落的聲音,這時,橋絲特突然大喊: 「吉爾哥,約修亞!來幫幫我!多倫哥他要跟那女孩子比食量!!這…太恐怖了!!」

    多倫: 「我不會輸給修女的!瓜嘎嘎!我是卡普森一家之長!」

    莉茲: 「食物是空之女神所賜與的,不得浪費!」

    凱文: 「我說…唉!這裡有誰可以幫幫忙的,聖痕加劍聖都不一定打得贏這兩人啊!!」無奈的嘆氣

    吉爾抓抓頭後,跟約修亞說: 「沒辦法了,我要先去裡面幫忙了,等等跟你聊」

    理查德和穆拉也說道: 「看來有得忙了,我們等先進去搞定了」

    奧利維爾: 「先走一步了,約修亞君!!」

    約修亞話還沒說完,他們就都回到房子裡了,留下約修亞一個人在外面。不久,下起了雪來了,約修亞正在為下雪這件事感到高興,在細細的飄雪中,有一個人一步一步的走向約修亞並走到他旁邊坐下來說: 「啊!這白雪真漂亮!要是大家出來打雪仗,有多好玩啊!」她笑著說

    約修亞微笑著說: 「是啊!而且還看得到星空喔!皎潔的明月,今天可是特別美呢!」

    「艾絲蒂爾,一起加油吧!」

    艾絲蒂爾聽到約修亞這麼一說,心也開始掙扎起來了,回答道: 「約修亞…如果我太幼稚的話,帶不好小孩的話,會脫累你,也會脫累孩子的,到時候,我該怎麼…我…怎麼辦」會未說完,眼淚如珍珠般的落下,在約修亞面前哭了一番
    (如果我…不能做好的話…我…將會脫累你們)



    約修亞突然大聲說道: 「不會的!妳將是世界上最棒的母親!一個教導自己孩子勇往直前,走向光明的好母親!我將會喜歡上這個母親,且做跟妳一樣好的父親!」

    (不是的!你將是偉大的母親,我會成為他們的父親!)

    約修亞將懷中的口琴地給艾絲蒂爾,並說道: 「若你真的不行教好孩子,那就吹口琴給他們聽吧!聽聽母親吹的口琴,他們也會開心的!因為,他們知道你是真心的付出,所以更愛妳!」

    (艾絲蒂爾:诶!口琴? 約修亞:吹口琴給他們聽吧!他們會知道妳是真心的付出!)

    艾絲蒂爾的眼神突然不對,好像著迷似的看著約修亞,並回答: 「約修亞…我…我愛你! …我……」之後就沒聲音了,原來,在雪中,真正能溫暖的是約修亞的心,讓艾絲蒂爾睡著了,愛情的溫度,在冬天裡,比暖爐還溫暖!約修亞怕她著涼,進去把外套拿出來給她披,艾絲蒂爾可睡得香呢!

    (約修亞:進入夢鄉的艾絲蒂爾總是特別可愛!)

    不久後,卡西烏斯從背後站了出來,說道: 「看來她也長大了,我終於不必要擔心她了」

    約修亞: 「嗯!她自己會獨立起來的!」

    卡西烏斯: 「我女兒也該有當母親的一次了,真想趕快抱孫子,看看這酷酷的爺爺!」卡西烏斯笑道

    約修亞震驚的問: 「诶!難道…父親,你已經知道了!!」

    卡西烏斯笑著說: 「嗯!在第一線就知道了,我的情報可是很遠的喔!!」

    約修亞: 「抱歉,把艾絲蒂爾弄成這樣」約修亞有一點臉紅抱歉道

    卡西烏斯: 「我並不在意,只要她本人同意即可,正可以教她做一個為人父母的機會」

    約修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並很有自信的說道: 「我相信,他絕對會是個好母親!」

    卡西烏斯: 「喔?第一次看到你這麼認真的表情,真的是嗎?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在雪地裡大笑了一番,那是團聚後的笑聲

    約修亞: 「噗!哈哈哈…哈哈…哈…」

    又過了好幾的月,約修亞在這段期間都一直保護著艾絲蒂爾,艾絲蒂爾暫時辭退游擊士協會的請託,去釣魚協會申請公會員,最後還得到了爆釣王的第一名稱號,直到順利在洛連特生產,我敢說,我曾經忌妒過卡林姊姊和萊維的戀情,但是我也不得不驕傲我有一個天真且善良的女孩伴我終身,好笑的是,凱文神父還是幫我們主持婚禮的人,讓我們步入幸福的世界,這應該比”環”帶來的願望更美滿吧!

    (雖然有點忌妒萊維和卡林姐姐的生活)

    (但是我比誰都還要來的更幸福!)
    約修亞;喔!對了,我們有兩個可愛的小傢伙,一個男生,一個女生

    艾絲蒂爾:一個叫吉維,另一個叫做艾莉絲,很漂亮的小傢伙吧!

    約修亞:艾絲蒂爾!飯要焦掉了!

    艾絲蒂爾:啊!(又搞砸了= =)那,下次見囉!

    By Tseng-Chen 馬維

    (p.s:艾絲蒂爾抱著艾莉絲,約修亞抱著吉維)
  • 新人一個
  • 啊啊~~圖片沒出來!!!\
    真可惜>///<
  • 新人一個
  • 終於有了回應...,雖然,時間有一點問題,錯看6周成6月,抱歉啊...徒手打完後,還冒用了一些照片,如果要的話,可以寄給你(有圖文的)!!!


    回 啊殤 屬名 Tseng-Chen 馬維
  • 馬維你好 (土下座)
    如果啊殤有這個榮幸,就麻煩馬維親了,只是因為阿殤最近已經開始上課,所以回覆可能會慢一點,仙說一聲抱歉了!!
    阿殤的信箱是:rabbit82613yahoo .com.tw

    以上
    非常感謝!

    撫殤-A.Sa 於 2010/07/14 18:55 回覆

  • 新
  • ps:附帶一提,也修正了一些錯字
  • 新
  • 致 啊殤

    並不會太在意,本人純屬空之軌跡的愛好者,自從玩完3RD後,為沒後續沒劇情可看而傷腦筋,感謝啊殤題供此篇小說,讓吾人能有想像接下去的劇情

    Tseng-Chen 馬維
  • 新人一個
  • p.s.:已寄出囉!!可以看看信箱囉!!!
  • 對不起這麼晚才發現這則留言!
    啊殤已經收到了,考試結束後會好好欣賞的,謝謝你了!!

    撫殤-A.Sa 於 2010/07/25 17:23 回覆

  • 新人一個
  • 不知道合不合大大的胃口,照片是冒用的,如有侵犯,還請原諒 >///<
  • 馬維你可能誤會了呢,啊殤一直忘記跟你說,那張圖片是啊殤在X空部落格相簿裡抓來的//
    當年年少懵懂無知就亂放上來了,剛好和內容有關。
    當初是覺得放上圖片方便尋找每一篇網誌,不過後來發現是多此一舉(搔頭)

    謝謝馬維唷!!

    撫殤-A.Sa 於 2010/07/29 20:53 回覆

  • 新人一個
  • 抱歉,這麼晚才看到留言,忙別的事忘了注意

    馬維
  • 沒關係的噢!

    撫殤-A.Sa 於 2010/08/03 19:50 回覆

  • 馬維
  • 啊殤,我已經濟出了信件,不過這邊也打,以防沒收到信還可以來這裡看。
  • 馬維
  • 不過,因為是RPG,裡面的劇情稍稍還是會有點改變~(畢竟~看書的時候字還要解釋,但是在直接看影片時,那敘述能忽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