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Last Prayer】試閱  

  Chapter.01  片段壹 豆丁午後

  

片段壹、

 

──1618 

 

  恍如血盆大口般,猶如秋天的麥桿般;鮮紅的、黃澄澄的花在後庭中遍地盛開。嫩芽已經在樹枝上像新生的小孩探出頭來,觀看這個世界。美不勝收的景緻中,一團圓滾滾的乳白色物體在庭院中打滾,紅撲撲的兩頰漾著喜悅的神情,為滿庭春色更添了一分生氣。

  乳白色物體滾了幾圈之後,迎面撞上放置在地上的打掃工具,一頭栽進水桶裡。瞬間的痛覺使他從睡眠中醒來,不明所以地瞧了瞧四周,揉揉惺忪的眼睛。

  

  「啊咧……,不小心睡著了。」

  他是不久前被帶來哈布斯堡家族的小小孩,有一點點迷糊的菲利奇亞諾‧瓦爾加斯,雖然之前常常被欺負而顯得灰頭土臉,但來到羅德里希先生家中後,洋溢著文藝復興的活力。

  「好像作了一個,不好的夢呢……。」彷彿還在沉睡似的,咕噥了聲,撿起地上的打掃工具,繼續完成羅德里希交代的工作。

  這個家裡還住著一名乍看之下年紀與小菲利奇亞諾相仿的小男孩,有著比羅德里希先生還嚴肅的面容,只要對上他的雙眼就會挨罵似的可怕,男孩時常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菲利奇亞諾身邊,吆喝著一起成立強大的帝國,讓菲利奇亞諾倍感恐懼。

  雖然如此,菲利奇亞諾知道男孩不是壞小孩,他會在菲利奇亞諾肚子餓的時候送上食物讓他填飽肚子,雖然不是很美味;會邀請他一起到花園中寫生。有時候男孩會帶給菲利奇亞諾一種莫名的樂趣,只要有他在的地方,菲利奇亞諾就會覺得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那個男孩就是披著黑色斗篷的神聖羅馬。

  「神聖羅馬……,正在做什麼呢?」停下手邊的工作,菲利奇亞諾望向羅德里希先生辦公室的窗戶。

  方才他在忙碌的打掃工作中偷閒了會,睡了一頓午覺。

  夢中的神聖羅馬拉著他的手,一直往前走、往前走,他看見了不遠處出現了恍若無底洞似的坑洞,於是他想阻止神聖羅馬前進,但是他的力氣好小好小,無計可施的他只好放聲大叫、哭喊,神聖羅馬沒有回頭。他發出顫抖的聲音向神聖羅馬哀求說:這麼深的大洞,跌進去一定很痛很痛,菲利奇亞諾不想看到神聖羅馬和自己像爺爺一樣,身上佈滿看起來很痛很痛的傷口,所以回去吧,神聖羅馬。

  神聖羅馬是個好孩子沒錯哦,菲利奇亞諾敢保證。神聖羅馬聞言,放開了菲利奇亞諾厚實的小手,就在菲利奇亞諾開心地想向前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卻只擁抱到空氣──神聖羅馬逕自往無底洞裡跳下去……。

  菲利奇亞諾從夢中驚醒,而這個夢不斷在他腦海中盤旋,使他在無意間又分了神。

  

  「喂,笨弟弟!」和菲利奇亞諾長相相似但卻面容高傲的男孩雙手插腰,站在已經呈發愣狀態的小菲利奇亞諾前面。

  「喂欸,笨弟弟,老子在叫你你沒聽到嗎可惡!」

  「咦咦咦咦──,哥、哥哥?」被那一連串熟悉又粗俗的問候拉回神的菲利奇亞諾十分訝異哥哥││羅馬諾‧瓦爾加斯的出現。

  「不要一副看到鬼的樣子!」羅馬諾不滿地嘟起嘴。兄弟倆難得能見上一面,菲利奇亞諾的樣子還真令人火大。

  「為什麼哥哥會在這裡呢?」菲利奇亞諾側頭,詢問眼前似乎一臉慍火的羅馬諾。

  「你是蠢蛋嗎?前幾天羅德里希那傢伙不是向老子發了會議通知嗎?今天要開會、開會啊混蛋!」雖然羅德里希發通知的對象是安東尼奧不是他就是了。

  「咦?今天要開會啊,難怪伊麗莎白姐姐和神聖羅馬一大早就不見了呢……,我們也可以開會嗎?」   

  終於理解今天屋子裡那麼安靜的原因就是所有人都到辦公室裡開會去了,菲利奇亞諾稍微鬆了口氣,但為什麼身為家中一分子的他們沒有被通知呢?

  「笨弟弟,誰叫你只會吃PASTA。」意思是:只會吃喝拉撒睡又手無寸鐵的他們又不能幫上什麼忙。

  「不能吃PASTA嗎?」雖然在家族裡吃到PASTA的機會本身就很少。

  「誰管你。」羅馬諾沒好氣的踢了掃帚柄,嚇了菲利奇亞諾一跳。「好久都沒有出來玩了,喂欸笨弟弟,最近有沒有什麼好玩的事,老子想要四處去晃晃。」

  「好玩的事?」菲利奇亞諾認真的回想最近發生在羅德里希先生房子裡的事物,「好像都很普通呢……,PASTA裡面沒有加蕃茄這種事算嗎?」

  「那是悲劇好嗎。」羅馬諾翻了個白眼,一屁股坐在地上,打算小憩半刻。

  「嗯……啊,哥哥,」驟然想起什麼似的,跟著坐在羅馬諾身邊,由上往下俯視著羅馬諾。

  「你和蓓兒姊姊還好嗎?」

  「你想呢?你想幫她說話嗎?」羅馬諾不以為然打了個哈欠。

  「哥哥,不是的!」菲利奇亞諾連忙解釋,「我一直都在這裡打掃、偶爾還可以寫生,有時候會遇見路過這裡的蓓兒姊姊,她很在意哥哥對他的感覺哦,常常問我『羅馬諾有沒有說我的壞話呢?』她絕對不是壞人,快和蓓兒姊姊和好吧!」想起當時蓓兒受傷的模樣的模樣,菲利奇亞諾緊張地拉著羅馬諾的衣襬。

  「然後呢?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要替她說話,她明明做了那麼過份的事情。」羅馬諾氣憤地甩開菲利奇亞諾的手,無法理解地看著天真的弟弟。

  「可、可是蓓兒姊姊她……。」

  「夠了喔,菲利奇亞諾。」瞪了一眼菲利奇亞諾,羅馬諾輕嘆口氣。

  一個畫面倏然飛過羅馬諾腦海中,那是前一陣子發生的事情,在尼德蘭和蓓兒兩人聯合反叛安東尼奧之前,某一天下午前往蕃茄園時,羅馬諾發現了在蘋果樹後面和誰談話的尼德蘭。當他走近一看,卻發現法蘭西斯和性情溫和似乎一點殺傷力也沒有的蓓兒。當時出於害怕法蘭西斯的心理,他當下就逃走,可是現在一回想起來,那時候果然對群聚的三個人要多一點警戒心,沒及早告訴安東尼奧也算自己粗心。

  不過安東尼奧八成不會理他就是了。

  「說不定是敵人。」語畢,羅馬諾閉上眼小寐。

  「咦?為什麼呢?哥哥?哥哥……,哥哥?」小菲利奇亞諾呼喚著羅馬諾,但後者卻發出打呼的聲音回應他,無奈的菲利奇亞諾只好拾起掃帚,繼續打掃。

 

哈布斯堡宅邸‧羅德里希辦公室──

 

  「拋窗就已經代表決裂了啊……。」伊麗莎白坐在羅德里希身旁,聽著神聖羅馬的簡述,喃喃自語著。

 

  去年同一時間,和伊麗莎白同一位上司的鄰居波希米亞,從以前開始就不滿上司對他過多的拘束,終於在去年群起反抗。當時鄰近的伊麗莎白還去當和事佬,沒多久之後波希米亞卻罷黜了上司斐迪南,自行扶植腓特烈五世為王。

  「啊,所以被拋出窗外的是斐迪南那傢伙囉?」安東尼奧邊用叉子將伊麗莎白準備的蛋糕塞進嘴裡,含糊地發問。

  「注、注意你的措詞,安東尼奧。」神聖羅馬漲紅雙頰瞪了安東尼奧一眼,「不是他本人,是他的親信。」

  「不管是不是他本人,都足以構成他想出兵波希米亞的動機。」羅德里希啜飲紅茶。

 

  遭到波希米亞罷黜的斐迪南,不久前被加冕為皇帝,成為神聖羅馬的上司。而一上任就發派神聖羅馬前往平定波希米亞的叛亂。

  雖然對神聖羅馬來說被上司命令平定某些地方的反抗是司空見慣的事,但由於這次可能會由地方性的叛變擴張成國際間的爭鬥,所以神聖羅馬找來了哈布斯堡家族的人們開會,尋求他們背後的協助,也算是替自己留一些後路。

  畢竟,最近神聖羅馬自己家中的不合諧氣氛,讓他倍感威脅……。

  「……大致上就是這樣。」神聖羅馬面向安東尼奧,「安東尼奧,腓利普先生的意思呢?」

  「啊啊,沒問題沒問題!」安東尼奧豎起大拇指,示意神聖羅馬放心。「俺的上司已經下令有必要時,俺可以從米蘭出兵哦。」

  「如果需要幫忙的話,我也可以哦!」伊麗莎白話才剛出,就感應到來自身旁羅德里希那銳利的眼光。只不過這次伊麗莎白決定無視。

  「我曾經也是很強大的呢!」她炯炯有神的瞳孔散發著驕傲的光芒。

  「謝謝。」神聖羅馬被朋友的樣子逗笑,放鬆了不少。只是心中的擔憂卻不斷擴大……,萬一,真的往最壞的方向發展,演變成一場空前的戰爭呢……,他該怎麼保護他珍愛的人事物不被戰火波及呢?

 

午後庭院──

 

  羅馬諾抓了抓自己被草皮搔癢的臉頰,十分慵懶地翻了個身,換了個睡姿。淡淡的花香味竄入鼻腔,讓他皺了皺鼻子,殊不知一隻翩翩飛舞的蝴蝶停留在他鼻尖休息。

  「吶,羅馬諾,你在這裡啊。」剛開完會就開始尋找羅馬諾身影的安東尼奧在看到羅馬諾安然無恙,睡死在草皮上時,鬆了口氣。

  羅馬諾總是一不注意就被法蘭西斯‧波諾弗瓦或薩迪克‧安南拐走,每次都要讓他經歷一場苦戰才有辦法將羅馬諾帶回家。

  「吃不下了啊……可惡……。」羅馬諾再翻個身,安穩地在夢中享用他的蕃茄大餐,壓根兒沒被安東尼奧的呼喚聲影響。

  「喔欸,羅馬諾,快起來,該回家了哦!」食指輕戳羅馬諾圓滾滾的臉頰上的兩抹紅雲,令羅馬諾不滿地咕噥了聲,將安東尼奧的手拍掉之後繼續做夢。

  安東尼奧莞爾一笑,羅馬諾沒有戒心的時候果然最可愛了呢,如果沒那麼暴力……。嘛、算了,安東尼奧放輕力道,小心翼翼的將羅馬諾從草地上抱起,讓他能趴在自己肩上睡覺。

  「唔嗯…,不可以再離開了,你這蕃茄混蛋……。」羅馬諾半哀怨的囈語傳入安東尼奧耳中。

  安東尼奧的心臟頓時慢了半拍。他沉下臉,拍了拍羅馬諾的後腦杓,就像在安撫哭泣的孩子似的。

  羅馬諾果然還是很害怕當年他戰敗亞瑟‧柯克蘭而被俘虜的事情。那一次的苦戰,全軍覆沒之際,他選擇從艦上跳下,於英吉利海峽載浮載沉,只要不滅國,他就不會死亡,就這樣任憑海潮將身體帶回祖國,但不可置否的是,這一段驚險了旅程,讓他近乎滅亡。

  「對不起,羅馬諾。」

  所以這一次,他勢必會不擇手段獲得勝利,只要是為了能消除羅馬諾內心一丁點的不安。安東尼奧眼神堅定地望著蔚藍的蒼穹。

  

  「安東尼奧哥哥?」菲利奇亞諾扎了扎無時無刻看起來都睡眼惺忪的雙目,方才安東尼奧來到他身後,點了點他的肩膀。

  「俺和羅馬諾要回家囉,要保重哦,小義。」雖然抱著羅馬諾蹲下時讓他感到瞬間重心不穩,但避免壓到菲利奇亞諾,安東尼奧還是穩住身子。

  「你也要保重哦,安東尼奧哥哥。」天真的菲利奇亞諾大概聽不出安東尼奧語重心長的忠告,在即將到來的戰爭。

  「對了,神聖羅馬在庭院中等你哦!」差點忘記自己來找菲利奇亞諾的原因,安東尼奧心中大喊不妙,萬一神聖羅馬等的不耐煩先走了……。

  「咦咦?」菲利奇亞諾丟下掃帚,小小的身子慌張地向庭院的方向跑去。

  「那麼,今天晚上該煮什麼呢?」

  「……蕃茄……蕃茄……。」

  羅馬諾果然對食物特別敏感啊,連睡覺都能回答他的問題。安東尼奧先愣了一會,而後拿羅馬諾沒辦法的笑出聲來。

  「好,今天晚餐就吃蕃茄義大利麵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撫殤-A.Sa 的頭像
撫殤-A.Sa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