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Last Prayer】試閱  

 楔子 久遠的過往總是悄悄被開啟 神獨伊片段

 

 ²        片段貳 如果你讓我哭泣的話,爺爺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ヴぇ~路德路德,救命──!」

  男人停下腳步,不同於以往被大量髮膠固定的金黃色髮絲隨著風微微垂下,觸碰到豔陽照耀而剔透的汗水後,服貼在淡古銅色陽剛的肌膚上。

  搔了搔凌亂的頭髮,熟悉的求救聲從遠方狂奔的紅色跑車上傳來,路德維希一改以往胃痙攣附送太陽穴抽痛的毛病,原本毫無表情的面容驟然牽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嘰────”菲利奇亞諾緊急煞車使跑車行經的路面上留下兩道煞車痕。之後連車門也沒開,直接從駕駛座縱身跳出,雙臂張開往路德維希的方向飛奔而去。

  「路德路德路德,世界末日……」

  「你來的正好,菲利奇亞諾。」路德維希頭也沒回,蹲下身撿拾地板上幾片似乎是被人狠狠砸過而破裂的啤酒木箱碎片。

  「咦……?」

  「麻煩你幫我把這些碎片放到那邊的回收箱裡。」路德維希將散落一地的木箱碎片撿成一堆,拿取一旁的繩索捆緊,方便讓菲利奇亞諾拿取。

  逆來順受的接過路德維希手中的木箱碎片,菲利奇亞諾不解地側頭,今天路德維希和他哥哥的宅邸猶如被龍捲風掃過一般,凌亂不堪,對於紀律嚴謹自我要求又很高的路德維希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景象。

  「ヴぇ~,路德,房子怎麼這麼亂?」幸虧菲利奇亞諾本身也很擅長打掃,在他完成路德維希賦予他的任務─丟垃圾─之後,他撿起放置在地上的掃把幫忙掃除地板上的木頭碎屑。

  「啊啊,這個啊,是昨天晚上基爾伯特喝了兩大箱的啤酒,失控之後的慘況。」

  ──和基爾伯特一起喝到爛醉的自己也有份。

  路德維希選擇性隱藏一些真相向菲利奇亞諾簡略解釋。事實上是昨晚和基爾伯特兩人討論因為上司散漫程度趨漸嚴重而對爛帳一籌莫展的海格力斯‧卡布西,沒想到兩人討論討論著就把話題轉到最近高調出場的亞瑟‧柯克蘭,接下來是依舊我行我素的阿爾弗雷德。越講越不爽,越講火氣越大的兩人在無意間海飲兩箱啤酒不自知,兄弟倆還一起手牽手唱著國歌,發起酒瘋。

  等他醒來之後只剩下一屋子狼藉與不知去向的基爾伯特。

  ──希望嚴重酒醉的兄長別惹出壞事。

  

  話說回來……。

  「啊對了,你今天匆匆忙忙跑過來,是有什麼事嗎?」路德維希差點忘記菲利奇亞諾是如何製造高分貝的求救聲向他飛奔過來的。

  「嗯……,我來這裡幹嘛呢……?」菲利奇亞諾盯著掃帚,偏著頭努力思考。

  早上坐立難安的羅馬諾哥哥好像說了什麼,回想起來他的神情十分慌張,好像是世界什麼……,世界末日什麼的……?

  「啊啊啊──,路德路德,我想起來了!世界末日,是世界末日啊!救命救命,路德家的房子看起來好像比較堅固耐震,在路德家就不會被地震淹死,也不會被洪水壓垮……」

  「喂喂,慢慢說,你已經開始語無倫次了。」路德維希輕拍菲利奇亞諾腦袋,對菲利奇亞諾來說,這樣似乎有鎮定效果。

  的確,菲利奇亞諾呼之欲出的眼淚倏然回流。紅著眼眶將早上羅馬諾輾轉得知的末日預言覆誦一次給路德維希知道。誇張的手勢與緊張的神情令路德維希莞爾,眼前的小子真的傻得很可愛。

  當菲利奇亞諾的解釋告一段落之後,發現路德維希依舊是那麼穩重,完全沒有被自己說的話嚇到或著陷入思索,只是一直盯著他瞧。

  「……路德不會擔心嗎?」

  「啊,」面對菲利奇亞諾突如其來的疑問,路德維希才從思緒另一端回神。「……我說啊,你是笨蛋嗎?,世界末日就是世界毀滅吧,這樣不管逃到哪裡都一樣危險不是嗎?另外,既然都要到末日了,更應該去做點什麼有意義的事。」

  ──例如趕快把上司的財務報表整理清楚;如果兄長真的惹事了,也得趕快向被害者道歉才行啊。還有……。

  「咦?這樣啊。」菲利奇亞諾理解似的點頭,「路德你在想什麼,臉色很難看哦~。」

  「沒、沒什麼。」路德維希搖搖頭甩開那些煩人的想法,「那麼,也打掃的差不多了,麻煩你幫我把掃除工具放到倉庫裡吧。」

  「好──。」一想到有路德維希的陪伴,和方才路德維希的開導,菲利奇亞諾感到心情愉悅了起來,哼著小調,收拾掃除工具。

  「那個……,菲利奇亞諾。」

  「什麼什麼?」菲利奇亞諾回首。

  「……謝謝你的幫忙。」

  路德維希不敢想像現在自己的面容是怎麼樣的,只覺兩頰十分滾燙,明明只是句感謝的話,為什麼面對菲利奇亞諾總是如此彆扭。

  「嘿……,我也要跟路德說謝謝呢。」菲利奇亞諾露出天真不造作的笑容,形成反差。

  「這、這樣啊,那你趕快去吧。放好之後就到客廳去,昨天法蘭西斯拿幾瓶紅酒過來,你應該會很喜歡。」雖然那幾瓶紅酒是法蘭西斯嘲笑他一點情調都沒有而送的。

  「耶──!」果不其然,菲利奇亞諾舉起掃除用具歡呼著。

  他手舞足蹈地跳著前進,路德維希的房子格局十分明瞭簡單,經過平常處理公事的書房和寢室,在繼續往前走,一直到達走廊盡頭就能看見倉庫。

  一如既往蹦蹦跳跳地走入少了灰塵的小房間,就能知道房子的主人時常進出、打掃這個倉庫,排列整齊的櫥櫃擺放著按照年份規律地排放的公文。菲利奇亞諾將掃除工具歸位之後,隨意地拿起幾份近幾年的文件瀏覽,內容的枯燥乏味使他很快便放棄翻閱文件的動作。也許是打掃的關係讓他覺得腰部有點痠痛,想也沒想一屁股就往地板上坐,反正路德維希家一直都很乾淨。

  由下而上的視角裡,最上層的櫃子裡,從其他文件凸出一部分的物體,醒目地吸引了菲利奇亞諾的視線。

  那是菲利奇亞諾再熟悉不過的東西了。

  「啊,是裝了框的畫呢!沒想到路德會把這個東西放在架子上。」

  他興奮的站起,踮起腳尖,伸長手臂,好不容易勾到了畫框一角,而後奮力一拉。瞬間的重心不穩使他緊抱著畫,重重地往地板上倒。

  一陣天旋地轉讓他感到噁心,啪啪啪啪架子上的文件一份份跟著掉下來往菲利奇亞諾身上疊去,大腦似乎只剩下痛覺般難受,終於,架上的物品停止掉落,菲利奇亞諾才狼狽地坐直身子。

  揉揉撞到後腦勺的頭部,望著文件散亂的倉庫。

  「糟糕,年份一定都亂掉了,不麻煩路德的話,根本沒辦法整理;但是路德看到一定會抓狂的啊啊啊──。」知道自己大難臨頭,如坐針氈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啊,對了,畫在哪裡?」

  菲利奇亞諾伸手在文件海裡尋找最初發現的那幅畫,原本散亂的文件還有一點順序可循,但在菲利奇亞諾亂翻亂疊之後,文件上的年份更是凌亂的擺放在一起。

  終於,他發現了那幅隱沒在文件底下的畫,他將它從文件中抽出來。

 

  “囃囃囃……”

  四周的聲音彷彿被抽開,只剩下一絲雜訊。握著畫框的雙手連帶著他的身體,無法克制地劇烈顫抖了起來,從心中湧出一股令人難以招架的酸楚。

  爾後,爆炸似地在他腦海裡橫衝直撞的聲音,敲響了在最深的角落沉睡的記憶……。

 

  ──我從公元九百年開始就一直喜歡著你。

 

  滿滿地、滿滿地被那抹身影佔據的視線,什麼東西都已經模糊不清了啊,但是身著黑色長袍的背影,好清晰……好清晰……。

  眼淚沿著臉頰滑過嘴唇時的鹹味,他才驚覺自己竟然哭了,慌張地抹掉潰堤似宣洩的淚水,卻怎麼也沒辦法克制自己的情緒。

  「嗚啊啊啊啊啊│││」

   ──對不起,生活中的安穩讓我差點忘記了你。險些,連我們的約定都忘記了……。

  「喂,怎麼回事……菲利奇……亞諾?」路德維希聽到菲利奇亞諾的慘叫聲之後趕過來,卻被眼前的畫面震懾。

  「嗚啊啊──────」

  菲利奇亞諾淒厲的哭喊聲刺穿了路德維希,心臟恍若被揪緊似的。讓他不由自主地,上前去將哭泣的菲利奇亞諾扯入懷中,用力地、用力地將他抱緊。

  有著和那個人一樣的味道啊,有路德維希的世界安穩地讓他感到那個人時時刻刻都在他的身旁。差一點就讓他誤認為路德維希就是他記憶深處等待的那個人。

  直到看到年幼時一起在花園中寫生的那幅畫,那個人向他請教畫畫的方法羞赧的面容,突然變的好清晰。

  「嗚──明明說好……,要再一起去寫生的啊,嗚啊啊啊────。」

  指甲狠狠地陷入路德維希胸膛,滲出淡淡的血痕,菲利奇亞諾已經搞不清楚現在自己的吶喊到底挾帶多少情緒……,有想念、愧疚、悔恨,甚至是氣憤。

 

  ──神聖羅馬,你是個不守信用的大壞蛋。

 

²        

 

  春天的腳步漸漸離去,夏天就到來了,窗外的樹上已經響起初夏的蟬鳴,唧唧唧唧唧地,隨著季節交替,迴盪在每個(國家)心中。

  而那在午夜夢迴時分與我們纏綿悱惻的回憶,也偷偷地傾巢而出……。 


創作者介紹

Der La Paralela 平行的那條街

撫殤-A.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